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悦的博客

漫步,在海之滨

 
 
 

日志

 
 
关于我

江苏靖江人,现居山东威海。专注于海军史、甲午战争史和近代史研究,山东史学会甲午战争专业委员会委员,著有《北洋海军舰船志》、《碧血千秋》、《沉没的甲午》等,在《现代舰船》杂志辟有中国舰船史专栏。很高兴借助网易博客和各位朋友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中法战争—越南上空的三色旗(1)  

2009-12-11 10:03:58|  分类: 中法战争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法战争(一) 越南上空的三色旗1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总序

公元1884-1885年,欧亚两个大国间发生了一场举世皆惊的武装冲突。经历了普法之战奇耻大辱的法国,想要在对外政策上展现强硬态度,重拾大国信心。而正经历着洋务运动变革,在军事近代化道路上已经迈开步伐的中国,也颇有自信地认为在对外事务上完全可以采取强硬态度。两个都并不愿在外交问题上主动退步的国家,围绕越南问题,糊里糊涂地打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战争。

2008年末-2009年初,我陆续在《现代舰船》杂志连载发表了史话性长篇著作《中法海战》,全书纵览中法战争中的政治、外交、军事领域,以海战为重点,大量引用中、法双方档案资料,从一个全新的视角来再看这场战争。现在经过一定程度的修订扩充,将在blog上陆续连载,全文登出。

 

多事之秋

 越南位于印度支那半岛(现代称中南半岛),古称安南、交趾等。上自春秋时代,越南就已经有了与中国互通往来的历史,此后的岁月里,越南曾数度被并入中国版图,也曾屡次被册封为中华属国。到了清朝,则是与朝鲜地位类似,服中华衣冠,每四年朝贡一次的重要外藩。然而清朝末年,中越之间的传统宗藩关系,开始受到外力挑战。

被称为大航海时代的15世纪,葡萄牙探险家达·伽马历经艰险,找到了从欧洲通往印度的航道,揭开西力东渐巨变时代的大幕。紧邻印度的越南国土上,欧洲人的身影出现得越发频繁,传教、通商、探险……不一而足,较宗主国更为强势的欧洲文化,逐渐对越南大地发生越来越大的影响。

中法战争(一) 越南上空的三色旗1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越南爆发的西山叛乱,使得路易十六获得了极佳的干涉越南内政的机会。然而接踵而至法国爆发大革命,路易十六人头落地,控制越南的计划也在革命的动乱中一度销声匿迹。

中法战争(一) 越南上空的三色旗1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曾派教士百多禄向法国求助的越南国王阮福映,画中身着的西洋服饰,可见当时越南宫廷受法国等西洋文化的影响。

1782年,清乾隆四十七年,越南发生规模空前的西山叛乱,西山叛军狂飚突进,与黎氏王朝争夺政权,保王派官军一败涂地。乾隆帝应援派出中国军队前往支援,结果也是兵败如山倒,无济于事,乾隆甚至竟册封了西山叛乱首领为越南国王。在此恶劣情势压迫下,保王军的实际统帅,黎氏国王的外甥阮福映问计于在越南传教的法国教士百多禄(Pigneau de Béhaine),决定委托百多禄回国帮助向法王路易十六搬救兵,为表亲法诚意,阮福映将长子送往法国充当人质。1787年,法越两国签署凡尔赛条约,约定法国派远征军帮助越南平乱,作为回报,越南割让昆仑岛和沱灢(岘港)给法国。虽然法越条约签署未久,在大革命的号角声中,法国国王路易十六人头落地,导致法越凡尔赛条约事实上无法履行,但是法国对越南土地的注意力,却就此生根。

大革命过去的若干年里,法国政局一乱再乱,革命党、保皇党,共和国、帝国,你方唱罢我登场,拿破仑帝国的问世,又挑起了欧洲大战的狂澜。法国国内民生苦不堪言,对外开拓殖民地的计划,更是无力顾及。这种混乱局面,随着1852年拿破仑三世复辟成功,法兰西第二帝国问世,才稍稍告一段落。仿佛法国政府天生不甘太平,自己的国内问题刚刚初步解决,就立刻着手向外张牙舞爪,除了参与针对中国的第二次鸦片战争外,其另一个重要的目标则是越南。

路易十六时代,由于内乱而错失占领越南领土的大好机会,拿破仑三世决定自己要重新夺回来,以此作为在印度支那站稳脚跟,与英国争夺殖民地和海外利益的重要一招,同时也是展示自己姓氏独特价值的大好机会。1858年,法国将刚刚在中国参加完二次鸦片战争的远征军大批调往越南,借口法国传教士屡屡在越南遇害,越南政府未能做出合理赔偿,而且不接受法国要求开放口岸的提议,于是从沿海港口沱灢开始,发动大规模侵略战争。此时的越南国王阮福时不愿听任法国摆布,调兵遣将,反击入侵,炽烈的战火蔓延越南各地,四年后处处败北的越南阮氏王朝被迫签订城下之盟,将南部的嘉定(西贡,今越南胡志明市)、定祥、边和三省(越南的省份数量看似繁多,但每个省辖地并不大)及昆仑岛割让给法国,开放沱灢、吧剌、广安三个沿海通商口岸。旋后,对此并不满足的法国,又以邻近的永隆、安江、河仙三省“匪盗”横行,越南政府剿匪不力为由,自行出兵予以占领。最后将上述越南六省全部并入法国版图,成为交趾支那殖民地,设总督进行管理。为了巩固占领,法国驻亚洲海军也在中国、日本海支队(Division Navale des Mes de Chine et du Japon)以及大溪地兵站(Station Locale de Tahiti)外,新成立了驻在越南的南圻支队(Division Naval de la Cochinchine)。红白蓝三色旗开始在越南上空飘扬。

 

中法战争(一) 越南上空的三色旗1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法国报纸上刊载的铜版画,身着海军礼服的安邺。铜版画收藏:陈悦

红  河

 交趾支那殖民政府成立时,各级的行政官员主要由法军的军官充任。西贡附近的堤岸市,也迎来了一位走马上任的法国行政官。形容清瘦的海军上尉安邺(Marie Joseph François Garnier),1835年7月25日出生于法国中部城市圣艾蒂安(Saint Etienne)的一个陆军军官家庭。书卷气十足的外表之内,却跳动着一颗充满冒险精神的心灵,1856年,不顾全家的反对,陆军的儿子安邺投入了海军的怀抱。就读布列斯特海军学校毕业后,安邺立刻获得了工作,进入当时人才奇缺的法兰西海军,并随远征军到达中国,参加了第二次鸦片战争,以及后来入侵越南的战争。交趾支那总督府成立后,以文气见长的安邺被委任为西贡近郊的堤岸市行政官。

 法国从越南攫取殖民地,根层的目的无非是想借助这片土地赚到更多的利益。当时,二次鸦片战争之后的中国,正处在对太平天国、捻军等各地起义军镇压的战争中,洋务运动事业也在萌芽待发状态,全国对西洋军械、机器等物资的需求极为旺盛,对华贸易成了列强的重要盈利之道。然而,以越南为基地,除了交通险阻的陆地外,如果想要利用便捷的海上交通,与中国建立贸易,则必须借助英国的殖民地香港作为中转站,而且得绕印度支那半岛,途经马六甲海峡。与其走长途,还要被英国从中剥削一道,不如直接寻找其他更便利的途径。19世纪60年代,从越南境内寻找一条通往中国的水路,犹如是一股淘金热潮,成了法国地理学家、探险家、商人们热衷的活动。

1866年,充满冒险精神的安邺,也跻身这一探险领域,成了法国交趾支那探险队的队长,也因为此,这个法国人之后的命运被彻底改变了。

 安邺带着法国探险队,披荆斩棘,沿越南境内几条和中国相通的河流进行勘查。首先证明无法沿澜沧江-湄公河直接通航中国,安邺们的目光聚焦在一条更为特殊的河流。红河,中国境内称元江,是一条连接越南和中国云南,而且注入大海的河流。“法国使节的首领主张以东京的江(红河)的流域为出海口。由此道路,云南的出产可以到达海边,再向法属西贡的海口运输。”安邺沿红河一路进入中国境内,到达了当时正被杜文秀回民起义军占领的大理城,证明了通过红河进入中国完全可行,而且亲眼目睹了红河上实际早已有中国商船往来航行的情况。这一重要发现,后来随《两世界杂志》等媒体公布,安邺很快成了欧洲著名的地理探险家。

探险队离开大理后,沿中国长江流域东行,准备先到达中国东南沿海,再转道返回越南,以对中国境内的地理再作一番刺探了解。探险队途经湖北汉口时,安邺结识了一位热心的听众,当时正在湖广一带寻找商机的法国商人堵布益(Jean Dupuis),听到红河大发现的故事后显得十分兴奋。当然,堵布益对这一问题的热心,没有丝毫的地理学上的因素,而是出于一个商人天然的敏感。

1856年,与中国东南激烈的太平天国战争遥相呼应,西南边陲云南突发回民起义,起义军攻陷大理,宣布遥奉太平天国。清政府对西南回民起义的镇压,一直持续到1870年代,仍然未有任何收获,连年的战争,清政府对近代化军火需求迫切,云南战场充满了军火商赚钱的商机。当时,如果从东南沿海的上海等通商口岸通过陆路运送军火往云南,路途艰险遥远,加上沿途各省治安情况好坏不一,耗费时间而且安全得不到切实保证。当听到从越南直航云南的红河航道被发现,堵布益立刻产生了一个念头,即从越南沿红河运入军火到云南贩卖,再从云南装运矿产返回越南运回法国,一来一往必定可以赚得盆满钵满。

重利趋使下,堵布益立刻将设想付诸实践。首先打通了中国官场关节,与云南巡抚岑毓英、提督马如龙签订军火购销协议。然后以此作为自己是云南政府代言人的凭证,寻找法国政府对其上溯红河活动的支持。得到红河航道这一大发现的法国政府,当时也正在盘算如何开发利用这条处在交趾支那殖民地辖区之外的黄金航道,堵布益的活动无疑可以当作一次有益的实验,法国政府乐观其成,对堵布益的申请即刻予以批准,但着重声明仅仅只是表示支持,并不代表法国政府也卷入这次行动。

拿到中法双重许可证后,孱弱的越南政府就已经完全不在堵布益眼中,一支旨在进行红河运输探险的队伍开始组建起来。鉴于红河航道处于交趾支那殖民地之外的越南北方,为保证航行安全,堵布益于1872年通过上海的德商泰来洋行,买到了两艘英国海军“青花鱼”级(Albacore)炮艇,“甲虫”(Cockchafer)和“商行”(Firm)号,购得后重新在上海法国工部局登记,分别更名为“红江”(即红河)和“老街”,以此作为运输队的护卫。另外获得了一艘名为“山西”的轮船和一艘中国帆船,用作运输船。同时招募了由27名欧洲人,125名中国、越南、菲律宾等亚洲人组成的雇佣军,某些资料显示,其中还包括云南提督派出的中国军人。1872年10月,堵布益的船队满载包括德商泰来洋行托运的军火在内的大批战争物资启航,从海防进入红河,经过越南旧都河内,沿江上驶。本就对法国强行租借交趾支那心存愤愤的越南政府,看到飘扬着三色旗的船队居然大摇大摆在自己的辖区内行动,而且不缴纳任何税厘,又要从北方重要城市河内穿城而过,自然而然地提出抗议,认为此举违反了法越之前签署的条约。但是堵布益依然我行我素,成功于当年底到达云南,为通商方便,堵布益还自说自话,在并非对外通商城市的河内设立了办事处和货栈。1873年春天,堵布益从云南返回河内,突然发现他在河内的一些亚裔雇员被越南政府抓捕,遂于当地越南官员发生冲突,做出了绑架越南官员,焚烧越南政府告示的过激举动,红河航线在越南人的抗议声中,依旧如故运行着。对越南官员的警告,堵布益的回复是“如果你想阻拦我的路,我会用机关炮把你们全部杀光。如果你让我通过,我们将会是最好的朋友。”

按照领事裁判原则,越南境内的法国人即使做了无法无天的举动,也轮不到越南官员来处理。愤怒的越南政府向法国交趾支那总督及占领军总司令杜白蕾(Dupré)海军少将提出抗议,要求其立刻管束堵布益的活动。交趾支那总督经请示法国海军和殖民地部后,派红河航道的发现者安邺,率一支包括炮艇“蝎子”(Scorpion)、“爱斯兵哥尔”(Espingole)和50名官兵的队伍,前往河内。明面上,法国人是要着手调查、处理这一纠纷,而私下里,法国政府通过堵布益的实践活动,已经看到红河航道存在的巨大经济潜力,准备“用武力取得保证和占领河内和沿海的一个据点。”想要将红河航道也纳入法国的势力范围。

1873年11月5日下午,安邺率领的“宪兵”在堵布益的欢迎下到达河内。令越南政府始料未及的是,到达之后,安邺即在城内四处发布告示,宣布自己的目的是“驱逐海贼”,而丝毫不提堵布益。对此,越南河内巡抚贴出告示宣布抗议,“(安邺之唯一任务)乃在审判并驱逐堵布益,非以干预国家之事(干涉越南内政)。”安邺立刻回击,与越南人展开告示大战:“这城的巡抚刚刚发表一张宣言给民众,歪曲了我任务的性质”,称自己的使命只是调节纠纷,而非驱逐堵布益,言下之意是来迫使越南政府默认堵布益行动的。同时提出了包括“红江将被保留专作法国与中国船只航行之用”等5条约款,强迫越南政府接受。[3]当得知越南政府拒绝约文后,安邺决定付诸武力,由此不难看出,法国殖民政府派安邺赴河内的真实目的。1873年11月20日天色破晓后,安邺率领法军和堵布益的雇佣军共180人,向河内城里的越南军队发起进攻,让人咋舌不已的是,7000多越军面对100多对手,只是稍做抵抗就都作鸟兽散。10时,法军没有付出任何伤亡代价,就轻松地控制了河内,河内巡抚阮知方被俘后绝食自杀。

站在河内城高高的城头,安邺心头不断涌起无比的自豪感,感觉自己已是法兰西的英雄。控制河内后,100多法军和雇佣兵继续四面出击,越南军队闻风而逃,北部的海阳、宁平、南定等红河沿岸省份相继陷落。不过,此时不可一世的安邺未能意识到,他的举动实际已经触动了一支以黑色旗帜作为标志象征的军队的利益,越南北方茂密的热带丛林里,一只黑色的丛林虎被触怒了,他真正的对手即将到来。

  评论这张
 
阅读(1375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