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悦的博客

漫步,在海之滨

 
 
 

日志

 
 
关于我

江苏靖江人,现居山东威海。专注于海军史、甲午战争史和近代史研究,山东史学会甲午战争专业委员会委员,著有《北洋海军舰船志》、《碧血千秋》、《沉没的甲午》等,在《现代舰船》杂志辟有中国舰船史专栏。很高兴借助网易博客和各位朋友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中法战争(7)--丹凤铁壁 波滑将军败北  

2010-05-21 17:24:46|  分类: 中法战争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法战争(7)--丹凤铁壁 波滑将军败北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在越南雨季艰难行进的法国军队

 

法国政府几十年的野心图谋,终于在孤拔与何罗恾的合力下,一朝实现。听到顺化条约签署的消息,几乎所有在越的法国人都为之欢欣鼓舞,唯独有一位妒火中烧的波滑将军对此感到万分不快。顺化条约签署后,越南政府命令其军队不能再与法军为敌,同时断绝一切对黑旗军的供应。蒙受窝囊的怀德之战羞辱的波滑,决定自行其是,利用这一大好时机,单独向黑旗军发起攻势,与洋洋得意的大英雄孤拔、何罗恾平分秋色,抢一点风头。

 

波滑的作战目标仍然是扫清从河内通向山西道路上的各个黑旗军据点,8月中旬的怀德之战,虽然法军没有占到丝毫便宜,但是天降的洪水却帮法国人荡平了怀德。828日,东京远征军参谋长科罗纳少校,即那位在怀德之战中坚持没有接到完整的战斗计划前,不能重新开始任何战斗行动的中路纵队指挥官,受命率军乘船前往洪水过后的四柱庙侦察。几天的行动中,侦察队确认四柱庙一带已经根本没有黑旗军的踪影,于是留下1个连兵力就地驻守后,一鼓作气继续沿红河探路到更北方的巴兰村,终于在巴兰村北部的丹凤县附近发现了黑旗军。

 

丹凤是越南北部山西省的一个小小县城,规模仅类似于村镇,因为梗扼在河内通往山西的红河要道上,是山西城南方的重要门户,显得战略地位格外重要。丹凤县的地形十分特别,全县四面环水,绕境而过的红河水犹如天然的护城河屏护着城市。为了防范洪水,全城四周修有高高的河堤,同时还兼具着城墙的功能。在怀德因暴雨洪水被迫撤退后,刘永福率领黑旗军就看中了丹凤的险要地势,在丹凤及周边村寨安营布防,以此阻扼法军北侵。虽然此时越南政府已经与法国签署完顺化条约,准备驱退黑旗军,然而当时越南境内通讯方式落后,山水阻隔间,驻守越南北方的黑旗军对此还浑然不知。

 

得悉丹凤有黑旗军在驻守,波滑随即调兵遣将前往扫荡。831日,调动来进攻丹凤黑旗军的部队陆续由海军东京分队军舰直接载运到巴兰村,计包括6个法军连(第2团第262729连;第4团第252627连),3个越南雇佣军步兵连(土著步兵第123连)。

 

91日凌晨530分,东京分队炮舰“马枪”、“大斧”、“闪电”跟在向导小轮船“鹈鹕”、“海防”身后,最先出发。计划航行至丹凤河段以北的底河水域,与停泊在丹凤河段以南的东京分队剩余舰只两端呼应,共同封锁住整个丹凤河段,以火力阻绝黑旗军获得北援和北撤的道路,配合陆军作战。

 

早晨7时,夏天的越南北方已经是闷热不堪,巴兰村中传出一阵阵军号声,东京远征军部队开始出动。怀德之战失手的经历,似乎让波滑心里对黑旗军有了某种莫名的畏惧。远征军陆军的行进布置显得比较特别,全军分成了两个纵队,其中危险性较高的左翼纵队,完全由越南雇佣军组成,剩余的法国部队组成右翼纵队,如此一来,沿着红河江岸行军的法国部队,实际处在越南雇佣军和东京分队炮舰的左右保护中。觉得这样的安排还不够保险,右翼的法国纵队前方,又增加了一支越南人部队充当前哨盾牌。

 

745分,东京分队的炮舰行抵丹凤北方的底河河段,但是法国水兵却怎么也分辨不出,树木葱郁的河岸上,究竟哪里是村镇。炮舰“闪电”对准一处疑似庙宇的地方胡乱开了几炮,结果一无所获。正在这时,抵近河岸侦察的小火轮“海防”、“鹈鹕”突然遭到岸上的炮击。5艘隐蔽在岸上港汊里的黑旗军帆船,一直观察着法国军舰的动向,看到2艘小轮船已经进入射程范围,在管带李唐、庞振云等指挥下,帆船甲板上的伪装全部撤除,水勇门填装火炮,架起抬枪开始作战。猝然遇袭的法国军舰顿时手忙脚乱进行回避和还击,“马枪”号竟然还弄得在红河里搁了浅,然而最终法军凭借优势火力占据了上风,完全压制了黑旗军的炮船。

 

东京分队开火的同时,东京远征军部队也与黑旗军交上了火。法军右翼纵队正在红河堤坝下向丹凤方向行进时,830分,堤坝上居高临下射来了密集的子弹,据守在此的黑旗军开始作战,丹凤之战正式打响。匆匆观察完战场形势,法军决定将左右两纵队的兵力集结,再分为左中右三路战斗队形合围向丹凤,其中重点以中路进攻正面的堤坝。在随行火炮支援下,以越南雇佣军为先锋,法军不断压迫黑旗军阵地,泅渡过江,攻上了丹凤正面的制高点——大堤。但就在这原本应当一鼓作气争取更大胜利的时刻,波滑却做出了一个多少有点昏头昏脑的决定,以天气炎热和弹药消耗过快为由,下令全军立刻停止追击,后撤休整后再图进攻。此时,法军的前锋实际距离丹凤外围的村寨仅仅只有100米。

 

中法战争(7)--丹凤铁壁 波滑将军败北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法军与黑旗军的白刃战。谁也未能想到,这种采用冷兵器的残酷战斗中,法军竟占了完全的上风,成了法军对付黑旗军的一大法宝。

 

在丹凤外围右翼包抄的法军指挥官贝杰少校对此感到万分不解,立刻提出异议,要求司令部不仅不该撤退,还应加强正面的兵力,继续进攻。在贝杰少校的坚持下,当天的作战经过片刻的暂停后重新恢复。显得与波滑等军官的作风大有不同,贝杰少校表现了出了十分凶悍的一面。在其指挥下,法军竟然停止了射击,在步枪头上安上明晃晃的刺刀。随着号兵吹响冲锋号,包括越南雇佣兵连在内,丹凤正面的法军端起刺刀,冲过堤坝内淤积的雨水,向丹凤外围村寨中的黑旗军发起了残酷的白刃战。仅仅几分钟时间,驻守该处的黑旗军完全无法抵挡法军的攻势,兵败如山倒,幸亏有一些暗堡提供炮火掩护,才迟滞住了法军当天的进攻行动。这场惨烈的白刃战,似乎预示着黑旗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即将消逝。

 

92日拂晓,前一天搁浅的东京分队炮舰“马枪”在“大斧”号的帮助下终于脱险,然而该舰的锅炉又突然出现问题,再度抛锚在红河里纹丝不动,法国驻外海军缺乏必要的维修基地,其技术装备的维护状况可见一斑。清晨6时,“大斧”独自在丹凤上游的红河河段巡逻,突然发现岸上从山西方向有一支近2000人的黑旗军正在往丹凤行军,虽然经过炮击拦阻,这支军队还是大部到达了丹凤。得到加强的黑旗军与法军继续在丹凤大堤内进行拉锯战,仍然是法军占据了上风。但是波滑不合时宜的命令再度到来,似乎得上战地焦虑症的波滑将军,认为在雨季进攻躲藏在村寨、沼泽中的黑旗军极为冒险,“出河堤范围后不可能有效地追击他们,”下令全军撤退,放弃这次战斗。

 

93日,所有在丹凤作战的法军又都撤回了出发地巴兰村,丹凤之战就此莫名其妙地宣告结束。虽然战后波滑将军宣称自己获得了空前胜利,大肆保奖参战人员,而且骄傲地要求国内继续派遣援军到越南,以彻底扫清越北的黑旗军,然而在同辈将领中,对这场奇怪战斗的评价,似乎并没有人认同波滑的见解。不仅如此,波滑还彻底激怒了一个人。

 

东京民政专员何罗恾自上任伊始,就感受到了来自波滑的无视态度,“听到我被任命的消息,波滑将军先生从第一天起就以一种毫无分寸的坦率暴露出了他的不满。”当时性格自负的波滑认为,对付黑旗军应该只是军人的事情,自己才是东京军事行动的主宰,民政专员何罗恾只是个无足轻重的文官而已。“我达到东京之前,已经事先告诉了波滑将军,可是他不来接我”。此后,波滑对何罗恾的极度不配合,以及消极抵制顺化作战,自作主张发起怀德之战,都令何罗恾恼火不已。怀德之战后,何罗恾曾致信波滑表达自己不满的看法,结果波滑将军认为“这封信中有含沙射影的中伤”,表示有波滑就不能有何罗恾的态度。

 

当听到波滑又无视自己的存在,自作主张发起了丹凤之战后,何罗恾忍无可忍,连番致信波滑,措辞严厉地进行抗议,“我听说您在当日的总命令中赞扬了军队和舰队在91日和2日战斗中的良好表现,无疑,您会懂得我对甚至没有得到通报而感到惊讶。”“我提醒您,您和部里不能直接联系,您根本不处于法国兵团首长的地位,是我而不是您代表政府!”最终,波滑和何罗恾的笔墨官司打到了法国海军和殖民地部,根据波滑将军怀德和丹凤之战的“突出”表现,法国政府按照波滑自己提出的有波滑无何罗恾的条件,下令波滑收拾铺盖回国述职,由东京远征军陆军上校比硕(Bichot)暂时代理司令一职。

  评论这张
 
阅读(38028)|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