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悦的博客

漫步,在海之滨

 
 
 

日志

 
 
关于我

江苏靖江人,现居山东威海。专注于海军史、甲午战争史和近代史研究,山东史学会甲午战争专业委员会委员,著有《北洋海军舰船志》、《碧血千秋》、《沉没的甲午》等,在《现代舰船》杂志辟有中国舰船史专栏。很高兴借助网易博客和各位朋友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中法战争(11) 观音桥,一场本不该发生的战斗  

2010-05-28 09:55:27|  分类: 中法战争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法战争(11) 观音桥,一场本不该发生的战斗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铜版画:观音桥之战中的法军

 

祸起观音桥

为了急于成议,可以用文字游戏慢慢切磋的条款,李鸿章并没有全部向清廷解释清楚,而是想留待简明条款之后的补充详细条约谈判时,再作上奏。然而这一想法,很快就造成了无法挽回的结局。

 

1884年6月16日,已经平静多日的广西边境,突然传出十万火急的电报。广西巡抚潘鼎新报告老主人李鸿章,驻扎在越南屯梅、谷松等地的清军发现附近出现法军形迹,请示下一步的举动。

 

《中法简明条款》签署时,福禄诺曾询问李鸿章越南北部的中国军队驻扎位置,李鸿章根据前敌汇报,告知已经退至谅山、老街一带,福禄诺于是告知将于20-40天时间内派军队前往两地之外“巡查越境”,李鸿章则告诫“越本我属国,我军分扎北圻边境,防范土匪,均近中国边界,与法何涉?法兵不必深入谅山、保胜(老街)等处,致启嫌疑。倘必派队往巡,现既议和,切勿与我军接战生衅。”接到潘鼎新的告急电报时,李鸿章才突然发现,越南境内的清军在谈判期间并没有驻守原地,竟然已经前推到了谅山以南一百多里外的地方。

 

对突然到来的变局,李鸿章建议军机处请旨将前出过远的清军调回边境地带。令李鸿章意外的是,军机处的态度突然发生转变,变得异常强硬。6月13日,在越南问题上,主张对法采取强硬态度的重臣左宗棠到达北京,入值军机,显然与此大有关系。得到李鸿章的报告,军机处接连传下谕旨,命令驻扎在越南的清军“仍扎原处,不准稍退示弱,亦不必先发接仗,倘法兵竟来扑犯,则衅自彼开,惟有与之决战。”另外严责李鸿章,为什么事前没有将与福禄诺商讨巡边的事上奏,“福酋既与李鸿章言及拟派队巡查越境,何以该督并未告知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殊属疏忽!”要求李鸿章尽快照会法国,解决事端。6月21日,军机处传旨李鸿章,命令不用向法国照会通知,如果法军前来寻衅,即与决战。左宗棠在中枢显然发挥了极大的影响力,此时距离山西、北宁之战为时已久,战败的疼痛在清廷中已被渐渐忘却。在清政府中枢看来,战败的责任并不是军队落后,只是前敌将领无能,撤换几个无能的将领就能击败法酋,而且法国主动前来谈判求和,更显出法国人的心虚。天朝大国的虚骄气,又在紫禁大内升腾起来。

 

和平,似乎不会来得这么容易。

 

清军在屯梅附近发现的法军,正是根据福禄诺的通报,由法国东京远征军派出的。和李鸿章理解的有所不同,这支法军的目的并不是巡视越境,福禄诺认为他和李鸿章所说的是派法军接管清军营地。

 

1884年6月22日,东京远征军杜然(Dugenne)中校率领1个海军登陆营、1个阿尔及利亚连以及2个越南雇佣兵连和其他辅助部队,带着越南人组成的运输粮食的骡马队伍,到达了谅山以南100多里外的沧江岸边。正值越南的夏季,行进在越北的丛林中,杜然中校又是一位著名的冷血苛酷的军官,一路上不仅大量越南民夫逃亡,而且法军也出现了近200人的疾病减员,但是杜然中校根本没有预料到前路的险恶,满心以为只是去接防而已,路上还丢下了被他视为累赘的1个炮兵连后,继续催赶士兵快速前进。

 

23日早晨,法军开始准备渡河,以继续向谅山前进。河边这块被称为观音桥的地带,实际已经有中国军队驻守,万重暄、黄玉贤、王洪顺部广西军队3000余人正在此设防。

 

法国海军陆战营最先下河,喧喧嚷嚷中,河对岸的树林里突然传出一阵枪声,但是又并不像是真要袭击。杜然中校没有理会这一警告,继续过河,渡过对岸的法军很快在丛林中发现了中国军队,自从山西、北宁之战后,中国军队已不再伪装成黑旗军模样。看到大批法军入境,河边警戒的清军很快散去,不久法军营地前来了名中国信使。

 

杜然中校接到了观音桥守将发来的照会,照会告知守军事前的确已经知道应当撤退到边境,即李鸿章在与福禄诺商谈后,已经将法军计划派兵巡边的消息通报了越南的中国驻军。然而驻军仅凭李鸿章的一纸通报并不能撤军,需要等待军机处、总理衙门的正式命令。守将在照会中提议由杜然中校电报给总理衙门,要总理衙门向前线军队下达撤退命令。“吾等特请贵带兵官设法发电报至北京,要求总理衙门发出指示。提出要求及获得答复均不费时,我军一旦接获总理衙门通知,即整队拔营撤出越南。”

 

从法军渡河后,在短短的时间内清军就发来如此长篇照会的情形看,这份照会极有可能是潘鼎新在得到李鸿章通报后,预先下发给前敌军队的。意思非常显然,既然军机处不允许李鸿章提前照会法国,那就等事到临头十万火急时,让法国人来提醒军机处吧。

 

不过十分不幸的是,这份通情达理的照会,遇到的却是一位蛮横不通情理的法国人。杜然中校不管照会内容,坚决要继续向谅山方向进军,观音桥的中国军队统领革职提督万重暄亲自来到法军营地外劝说,表示如果法国人实在不愿意发电报的话,他可以向上级汇报请示,不过中方通信手段落后,需要法国人耐心等六天时间。

 

23日下午3点,观音桥阵前谈判结束,前往送照会的中国信使被遣回,杜然中校显然没有把中国军队放在眼中,让信使通知中方将领,法军将于1小时后继续前进。既然李鸿章、潘鼎新布署的外交交涉行动失败,法国人根本不买照会的帐,那就只有执行军机处“倘法兵竟来扑犯,惟有与之决战”的命令了。

 

下午4时,杜然率部按时准备通过观音桥,满以为在自己的恐吓下,中国军队应该乖乖让出了道路,但是未曾想到,实际是给了中国守军1个小时的设防时间。扣去减员等因素,杜然中校属下的军队还有约800人左右,正当以行进队列开进时,四周子弹劈头盖脸射来,3000多清军设下了伏击阵地。

 

遭遇突然袭击,法军顿时晕头转向,早已不堪忍受在杜然统领下艰苦行军的2个越南雇佣兵连四散逃跑,帮助驮运粮食辎重的越南民夫也都作鸟兽散,由海军水兵拼凑的海军登陆营显得不知所措,仅有1个连的阿尔及利亚部队在苦苦支撑,才避免了灭顶之灾。激战进行到当天入夜停止,第二天清晨再启战端。法军在乱军中抢出了8天的粮食后(作战时,法军辎重队共携带有70天的补给),扔掉所有的军械辎重,全面后撤,仅用了36小时跑完了当初出发时走了6天的路程,逃回了法军据点。目睹属下逃命时的效率,杜然中校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观音桥之战,法军阵亡24人,清军伤亡300余人。

 

中法决裂

“……中国人是龌龊爱开玩笑的小丑,他们一手签约,另一手又把它划掉。听说,福禄诺长官签了天津条约,那么战争应该结束了,大家也应该彼此拥吻左眼,然后回各的家园……不过,中国人更利害,我们已经签了,你知道是什么吗?和平条约。当我们呆呆地以为平安无事的时候,他们却全部向我们扑了过来。哇!当我们得知谅山事件的时候,愤怒异常!发生了这种事,那些道道地地的中国人还泰然自若地跑到舰上来看我们,向我们卖这个、卖那个,像是没有发生过这回事一般,占我们的便宜还要卖乖。当然咯,妈妈,我得向你承认,我们抓到一个,把他推到舱里揍了一顿……”(“窝尔达”舰水手书信)

 

观音桥事件传回法国,引起舆论哗然,以致波及整个欧洲,一时间都不加辨认,一致认为中国单方面破坏了中法和约。

 

1884年6月26日,东京远征军总司令米乐接到政府命令,要求其立刻停止从越南局部撤军的行动。27日,法国总理茹费理电报李鸿章,提出正式抗议,“吾等曾郑重缔约以确保吾两国之和平与福祉,墨迹未干,约章已背,广西军一万人竟攻击前往占领谅山之八百名法军……帝国政府应负担严重责任,孤拔中将奉令率领海军两舰队驶往北方!”

 

28日,孤拔得到法国政府电令,如果中国拒绝商谈“先行知照外国领事及军舰,然后在福州行动,摧毁船厂及防御工事,占夺中国军舰。并可前往基隆,从事其认为可行之军事行动,法国政府予以广泛之行动自由,尽可能使中国受害,但应尊重中立国利益,同时仅从事不需永久占领之军事行动。”当天,法国驻华代办谢满禄前往总理衙门兴师问罪。30日,中国、日本海舰队司令利士比又向李鸿章要求赔款,被李鸿章坚决拒绝。

 

正当法国政府气势汹汹的时候,突然遇到了一个令其大扫颜面的情况。

 

从茹费理到谢满禄等,追究中国责任的一大原因是,中国答应了从越南撤军,但没有按期兑现。不过这一指控,清政府认为非常没有道理,因为根据中文本的《中法简明条款》,中国执行条约义务的时间应该有3个月,3个月不到法国人就来惹事,显然是法国的错误。法国人继而提出,根据福禄诺报告,在《中法简明条款》之外,还曾和李鸿章签订了一个“续条约”,约定6月6日,中国撤退谅山一带军队,6月26日撤退老街一带军队,法国东京远征军司令米乐正是根据福禄诺给他的这一时间表派遣的军队。

 

对法国人突然提出的这一事实,清政府完全懵然无知,立刻谕旨质问李鸿章,李鸿章的答复令人吃惊。李鸿章称所谓的撤军时间,只是福禄诺在条约签署完毕之后,闲谈时提出的派法军巡边,“系在定约之后,疑为游谈不实”,而且李鸿章当场明确表态不同意。考虑到只是闲谈的内容,李鸿章并没有上奏清廷,但为慎重起见,通报了潘鼎新等前敌将帅。另据当事人之一中国海关雇员德璀琳回忆,事后5月17日福禄诺曾向李鸿章提交过一份文件《1884年5月17日面交李鸿章阁下之书面通知》,以文字形式再度提出中国军队的撤兵日程,李鸿章当时以朝中主战派对其攻击猛烈,不可能定下清军撤出的准确日程,给予福禄诺“余将安排此事,但须假我以时日”。得到口头承诺后,福禄诺当即用笔将规定中国军队撤军日程的文字打叉删除。

 

原本因为中国军机处政策剧烈变动,加上前敌中法军队协同不当而造成观音桥事件,一瞬间所有的责任都归结到了“窝尔达”舰长福禄诺头上。对于自己办理外交事宜不妥当,而且明明删除了撤军日程条款,竟然还将这一日期转告东京远征军执行等指控,福禄诺一概矢口否认。直到1885年10月8日,法国《晨报》突然登出了带有福禄诺手画打叉的那份重要文件影印本,才最终水落石出。然而那时中法战争早已爆发了,而福禄诺仍然不认帐,坚持称那份文件是假的,结果巴黎著名的笔战斗士,《倔强报》主笔罗士佛(Rochefort)猛烈抨击福禄诺,文斗最后转为武斗,二人进行了颇具古风的决斗,虽然只是受了轻伤,福禄诺也算为自己的谎言付出了一点血的代价。

 

时间仍然回到1884年,既然福禄诺否认自己曾在中国军队撤退日程表上打叉,中法的矛盾就继续扩大。法方抓住《中法简明条款》中以法文本为正大做文章,果不其然,中国的回复则是虽然以法文本为正,但是签约时双方都是互相检查文本无误后才签字,既然中文本也经法国代表检查无误,那么中国就可以只按照中文本办事。此后军机处虽然为免事态继续扩大,主动将在越军队撤回谅山、老街一线,提醒法国军队不要随后跟进,以免再发冲突。但在与法方进行的上海谈判中,随着左宗棠加入对外政策变得越来越强硬的军机处,派出了与法国政府矛盾极大的前任驻法公使曾纪泽的叔父两江总督曾国荃作为谈判代表。谈判中,曾国荃据理力争,坚决不承认中国对观音桥事件负有责任,法国政府则拒不承认自己的外交出了纰漏,向中国提出索要3500万两白银巨额赔偿,并屡次威胁将要派兵攻占中国的基隆、福州等地作为质物,曾国荃最后表示只能支付50万两抚恤观音桥阵亡法国官兵。8月1日,中法上海谈判陷入僵局,中国改请美国居中调停。8月7日,美国驻华公使赴总理衙门告知调停失败,劝告中国“断不可允偿法国无名之费。”

 

1884年8月8日,军机处照会法国驻华公使巴德诺,宣告中国处理该事仁至义尽,不会再作其他让步,发出了晚清历史上少有的铿锵之词。其实,就在这份照会发出之前,中法战火事实已经在东南沿海点燃。

    “……中国总理衙门将谅山歧出之故,切实查明,曲直自在人间,各省知之,即各有约之国亦无不知之。既据理剖析,自当坚持到底。若因贵国兵船乘我讲解而不便阻击之际,潜入我福建内河,以兵势相要挟,遂迁就许偿,只图苟安一时,不顾贻笑千古,其何以对我中国人民?更何以对环球各国?此中国极难允之故也。刻下两国皆有相持不下之势,断无默然自息之理。即使兵连祸结,或数年,或数十年,中国仍必坚持!贵国亦难歇手!各耗物力,各损生灵,和局杳无归宿,战事杳无了期,此岂中国所愿?又岂贵国所愿乎?况华洋习俗虽殊,情理则一,战事一开,孰曲孰直,益可白于天下。是贵国冒不韪之名,伤损财利,兵陨生命,皆贵大臣一时不察有以咎之,贵大臣平心自问,亦当懔然也!”

  评论这张
 
阅读(26848)|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