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悦的博客

漫步,在海之滨

 
 
 

日志

 
 
关于我

江苏靖江人,现居山东威海。专注于海军史、甲午战争史和近代史研究,山东史学会甲午战争专业委员会委员,著有《北洋海军舰船志》、《碧血千秋》、《沉没的甲午》等,在《现代舰船》杂志辟有中国舰船史专栏。很高兴借助网易博客和各位朋友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中法战争(18):给中国人一点教训  

2010-06-10 19:24: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战前夜

8月21日,台风降临福建沿海。

下午3点钟,狂涛恶浪中,停泊在闽海关码头旁的船政水师“飞云”、“济安”、“振威”3舰,突然发动轮机,驶离泊位,准备开往船政方向。得知中法交恶,张佩纶显然想要按照布署,将马江诸舰调整至作战阵位了。

大雨中,“飞云”管带高腾云坚持在露天飞桥上指挥航行,猛然间,前方出现了2艘法国军舰。法国一等巡洋舰“杜居土路因”(Duguay-Trouin排水量3479吨)、“德斯丹”(d’Estaing,排水量2363吨)一左一右,气势汹汹地挡在了中国军舰的航道上。停泊在附近的美国军舰“企业”号目睹了这一情况“二法舰严备而待之,凛然示以若有遁逃情况,即轰而沉之之意。中国军舰知不可过,只得仍归原处下泊。”不仅仅是这3艘孤处敌后的军舰,事实上此时孤拔已经下令,法国舰队反客为主,看住了所有江面上的中国军舰。

8月22日,台风转弱,大雨依然不停地下着。可能从各处得到了一些消息,上午9时,江面上的美、英军舰同时放下舢板,载着水兵和陆战队,在波涛汹涌中奋力划行,登陆马尾江岸,前往英美租界区警戒设防。尽管连日来张佩纶为了稳定军民人心,竭力封锁重要的军情消息,然而看着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外国兵在村镇间穿行,一月来萦绕在马尾的战争传闻,似乎就要变成现实,整个马尾市镇陷入恐慌,四处都是逃难的人群。

中法战争(18):给中国人一点教训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当天午后,不顾江面上狂涛起伏,一艘艘外国军舰都遇到了上门要债的中国人。停泊一月来,当地中国商贩多有向外国军舰兜售商货的,以往通常记帐消费,今天中国商贩一波波乘船前来要求结清现款。美国“企业”号上的一位军官询问前来要债的中国人为什么如此匆忙结帐,中国商人的回答直截了当,“明日必有战事矣,我等皆拟挈家人,荷担避难远方”。根据法国舰队士兵回忆,在中国商人上舰要帐的时候,孤拔司令雇佣的几名中国仆人也乘机逃离了军舰。

始终等不来朝廷进一步指示的张佩纶,看着四周局势动荡,坐立不安了一整天。当天下午6时30分夜幕降临后,钦差大臣亲自率领几十名亲兵,在大雨中来到船政衙署前,召集驻防在船政附近的福靖、潮普等军将士,以及船政工匠,激励众人如有战事,应当为国尽忠,不能吝惜生命。不料,张佩纶这番讲话并未起到多少激励士气的效果,承平日久的军队,面对即将到来的战争,显得是那样的慌张。钦差大臣的激励,立刻转化成“明日开战”的传言,又在马尾驻军中纷传,“大雨中,军队嚣然、混闹”。夜半时分,船政厂区突然有人大喊“开战”,顿时引起炸营,船政工匠争先奔逃,原先的2000余人逃散得仅剩400余人。

如果说中方对“明日开战”只是惊恐的揣测的话,停泊在马江的法国军舰确是真的接到了开战的命令。

22日下午5时,法国海军东京支队司令孤拔在临时旗舰“窝尔达”上,正式收到了法国政府要求其于明日进攻福建船政的命令。为了确保白天保持对福建船政水师的警备,孤拔将向各舰舰长传达作战命令的时间,选择在夜幕降临后的晚上8时。

包括“杜居土路因”舰长米雷德巴涅克(Muret de Pagnac)、“益士弼”舰长戎基叶尔(Jonquieres)等在内的全部法军舰艇长,以及法国驻福州副领事白藻泰(de Bejaure)齐聚“窝尔达”的军官餐厅,听取孤拔司令的战斗布署。

 中法战争(18):给中国人一点教训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纠正一下是二等巡洋舰。。。

当时聚集在马江一带,可供孤拔指挥的法国舰艇共计11艘,分别是一等巡洋舰“杜居土路因”、“维拉”(Villars)、“德斯丹”;二等巡洋舰“雷诺堡”;三等巡洋舰“窝尔达”(Volta);炮舰“野猫”(Lynx)、“益士弼”(Aspic)、“蝮蛇”(Vipere);武装运输舰“梭尼”(Saone)二等杆雷艇“45”、“46”号。其中,“雷诺堡”和“梭尼”停泊在马江入海口的金牌长门炮台江段,防范清军沉江封锁航道,直接在船政江段停泊的法舰因此共有9艘。

现代一些关于马江海战的论著中,多认为张佩纶对船政水师的布阵过于散漫,缺乏谋略。事实上,孤拔手头的9艘舰艇,由于采取与船政军舰针锋相对的态度,其布置方法实际与船政水师惊人相似。狭窄江面上,大型舰队根本无法采取海上作战时的办法,即编列为战斗阵型作战,无论是船政还是法国军舰,都谈不上布下何种阵型。双方都属于因地制宜,单舰对抗的态势。

9艘法国军舰,总体上锚泊成一列纵队。其中以旗舰“窝尔达”为首,依次包括“益士弼”、“蝮蛇”、“野猫”的一列,停泊在船政厂前至罗星塔江段,“窝尔达”身旁另还有“45”、“46”2艘杆雷艇相伴左右。这组军舰直接对抗以旗舰“扬武”为首排列在船政厂前的船政水师主力。之所以选择“窝尔达”等小型军舰,孤拔也是深明船政厂前江段水深浅,选用吃水浅的军舰便于作战机动。

在这组军舰后方,紧接着是“杜居土路因”、“维拉”、“德斯丹”3艘吃水深的一等巡洋舰,停泊在江水较深的海关码头附近,直接看守“飞云”、“济安”、“振威”3艘中国军舰。

在马江江面盘桓近一个月,使得孤拔对当地的水文情况已经非常熟悉。传达完政府下达的作战令后,孤拔开始讲解详细的作战方案。

23日的开战时间,孤拔设定在下午2时。原因是马江江水于每天上午涨潮,午后逐渐退潮。下舰首锚的军舰,在涨潮、落潮时,舰位会随着潮水的涌动发生变化。下午2时江水已经开始退潮,根据观察,这段时间潮水刚好将船政厂前的“扬武”等中国主力军舰推动成船尾对向法舰的形势。此时开战,法舰得以直接攻击中国军舰火力薄弱的舰尾,中国军舰如果要旋转阵位,旋转过程中当舷侧朝向法舰时,更是给了法军进攻的良机。如此一招毒辣的计策,唯一的漏洞是,万一船政水师在上午时分首先开火,那样受涨潮的影响,恰好会出现法国军舰船尾朝向中国军舰的情况,那时优劣形势将完全倒转。

中法战争(18):给中国人一点教训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关于开战的具体布署,孤拔制定了环环相扣的周密计划。当退潮开始时,法国军舰开微速出动,看到旗舰上升起第一号战斗旗时,“45”、“46”号2艘杆雷艇立即出击,攻击停泊在旗舰“窝尔达”前方的“扬武”、“福星”。此后,当第一号战斗旗降下,江面上的所有法舰就全线开火:“窝尔达”负责以左舷火力掩护2艘杆雷艇进攻,以右舷火力进攻停泊在附近的中国水师师船。与此同时,“益士弼”、“蝮蛇”、“野猫”向“扬武”侧后穿插,进攻“伏波”、“艺新”、“福胜”、“建胜”、“琛航”、“永保”等6舰。停泊在海关码头附近的“杜居土路因”、“维拉”、“德斯丹”则用一舷火炮摧毁并泊的“飞云”等3艘中国军舰,另一舷火力摧毁附近的中国师船。当此战斗得手时,“德斯丹”立即驶入海关码头附近的港汊,消灭中国杆雷艇。

战斗细节安排完毕后,孤拔与白藻泰领事即商议开战程序以及外交等问题。鉴于当时马江上还有美国“企业”号,英国“冠军”、“翡翠”、“警戒”等外国军舰,以及部分外国商船。孤拔决定,在法国军舰战斗准备完成后,通报在江所有外国船只,以防误伤。另外,孤拔不愿意对中国人发起为绅士所不齿的偷袭,决定在第二天上午通知他所认为的中国方面最高官员——闽浙总督何璟,将于当天开战。

晚上9时,战前布置结束,除了“杜居土路因”照例用探照灯扫射江面,防范中国人偷袭外,法国军舰进入休息状态。“窝尔达”舰底舱里,几名睡不着觉的法国水兵在窃窃私语。

“你知道吗,这就是明天的事!”

“明天?要做什么事?”

“给中国人一点教训!”[ 《孤拔元帅的小水手》,10-13。]

 

阳光灿烂的日子

22日深夜,船政衙署灯火通明,张佩纶通宵未眠,但一直没有等到任何授权他先下手为强的电报。预感大事不妙的张佩纶,只得按照连日来与江上诸将的沟通方式,手书信笺,命令亲兵火速送往各艘军舰。23日凌晨,马江上各艘中国军舰的管带,都收到了一份张佩纶亲笔手书,“初三风定,法必妄动。”

天色大明后,谁也没想到今天竟是一个如此晴朗的日子。台风过去,碧空如洗,江面上风平浪静,一派瑰丽美景。“二十三日星期六的晨曦,预告本日为天空纯净无比的一天。太阳从东方的山岭后,光华灿烂地现出,平静、瑰伟的闽江水,紧急地流着……”

清早,法国领事白藻泰来到“窝尔达”舰上,告诉孤拔有关开战的预告,他已经安排将于上午8时通知各国军舰,上午10时通知闽浙总督何璟。头戴草帽,身着上蓝下白制服的孤拔站立在飞桥上,一边听取白藻泰的报告,一边皱着眉头望向“窝尔达”的侧后方。远处的“德斯丹”舰放下一只飘着黑旗的舢板,昨天晚上这艘军舰的一名晕头晕脑的水兵竟然掉到江里淹死了,实在是桩丧气的事情。孤拔更为担心的是,中国人看到这些送葬的法国兵,会不会产生误解,以致提前引起战火。所幸的是,整个下葬过程没有旁生枝节。

上午9时30分,马江江水流速陡然增快,大潮如期而至。孤拔下令各舰开始做战斗准备,15分钟后,赶在电报通知中国人之前,所有的法国军舰都按时完成了备战工作。桅盘上的哈乞开司5管机关炮手都已就位,火炮全部已经上膛,杆雷艇的汽车式锅炉内也已经储满蒸汽……

中法战争(18):给中国人一点教训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到了上午10点,即白藻泰预定向闽浙总督通报将于当天开战时,成为法国军舰最紧张的时刻。意味从这一刻起,直到孤拔制定的下午2时开战时,中国军舰随时有可能向自己发起进攻。11时,法国军舰在惴惴不安中开始午餐,炮位的水兵被命令直接在自己的岗位上用餐。

鬼使神差的是,白藻泰有关当日开战的照会,直到中午才送到了福州。突然接到这样晴天霹雳一般的军情,闽浙总督何璟急得六神无主,根本不知该如何措置,只得下令电报通知马尾的张佩纶。孰料,电报局报告,福州通往马尾的电报线出了故障!当天,张佩纶原本还有另外一个机会能够获得战报,早做准备。福建船政工程师魏瀚从西方人处获悉法军将于当天开战,但自认为无法确认情报的准确性,而没有向张佩纶做出汇报。

下午1时30分,马江退潮。根据旗舰号令,法国水兵全部回到各自岗位。各舰纷纷转动绞盘起锚,准备开行,至1时45分,法舰起锚作业基本完成。此时,停泊在马江的船政水师各舰已经感觉情形不对,张佩纶也通过岸边观察,越发觉得形势正在大变。但张佩纶目前所得到的授权,仅是多天之前总理衙门寄来的谕旨,即发现法舰人蠢动,立即攻击。但是“蠢动”之词该做何理解?万一贸然开火,导致局势溃烂,无法收拾,清政府搞不好就要追究到他孟浪开战的责任。张佩纶百思无法解脱,突然想到了对岸的闽海关,随即命令身旁精通西文的工程师魏翰乘坐火轮舢板,前往闽海关,抱着一线希望,试图从海关的洋人那里探听一点关于法国人的确切消息。

一艘小火轮,飞快地从船政厂区码头驶出,越过“扬武”等中国军舰阵前,向对岸方向驶来。看到这一幕,“窝尔达”等法国军舰甲板上的官兵,顿时精神高度紧张,曾任法国海军水雷学校校长,主张战时以蒸汽舢板改装为杆雷艇作战,而且深受张佩纶杆雷艇迷魂阵困扰的孤拔,不由自主地大声喊道“中国杆雷艇!”

1884年8月23日早晨,李鸿章终于收到了总理衙门就茹费理开出的50万两优惠条件的答复。总理衙门称收到李凤苞密报的时候,法国公使谢满禄已经撤旗出京,“显与中国失和”,至于茹费理开出的将80亿法郎赔偿金减少到50万两的条件,总理衙门也态度强硬,称既然法国已经攻打了基隆,两相抵消,不能支付。看到和平希望完全破灭,李鸿章致电上海道台邵友濂,哀叹 “上意过执,倘断送台、澎、船厂,更难结局!奈何!”随后邵友濂与李鸿章商议,不如由地方以为了和平解决外交争端,保护商务为由上奏,且由地方自行募集50万两,只要中央加以表态就行,以促成中法和平。

“寄译署张樵野,昨夜电悉,内意仍不许曾允之五十万,断难转圜……此时法不在银而在转场也!邵谓可否作为众商口气,为保护商务起见,众商情愿输助若干,乞赐了局等语。鸿不敢擅请,惟台、闽战事在即,一被夺据,非旦夕所能收回。谢(法使谢满禄)既出京,无可与语。丹崖恐即回德。祸在眉睫,能否转商丹星诸老,设法回天!径电丹崖酌办,勿作十成煞笔!但少迟无及矣!鸿。”

  评论这张
 
阅读(80352)|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