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悦的博客

漫步,在海之滨

 
 
 

日志

 
 
关于我

江苏靖江人,现居山东威海。专注于海军史、甲午战争史和近代史研究,山东史学会甲午战争专业委员会委员,著有《北洋海军舰船志》、《碧血千秋》、《沉没的甲午》等,在《现代舰船》杂志辟有中国舰船史专栏。很高兴借助网易博客和各位朋友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中法战争(20) 船政水师全军覆没  

2010-06-11 21:58:35|  分类: 中法战争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法战争(20) 船政水师全军覆没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油画,马江之战。画面最下方左侧浓烟滚滚的军舰是“飞云”舰,其右侧已经严重侧斜的军舰是炮舰“振威”。“飞云”左上方是法国巡洋舰“杜局土路因”,“振威”右上方是法国军舰“凯旋”。

  

孤  军

法军各舰打响马江之战,几乎是在瞬间同时进行的,所采取的也是各自为战的战术。由此,马江之战中的很多局部交战看似纷繁复杂,其实都是在短短的同一时间内发生的。

 

就在船政水师的“扬武”、“福星”、“伏波”等上游军舰,遭到法舰攻击时,位于船政对岸的闽海关方向,3艘扼守下游的中国军舰也陷入了恶战境地。

 

战前从广东召回的“飞云”、“济安”,以及从福建沿海召回的“振威”,自从到达马江开始,就一直停泊在闽海关附近,与身旁的法国军舰抗衡。随着进入马江的法国军舰越来越多,这3艘军舰逐渐陷入孤处敌后的不利地位。此刻他们所面对的对手,远比“扬武”等舰遭遇的法舰更为强大。

 

“飞云”、“济安”同属于船政建造的“伏波”级炮舰,排水量1258吨,单舷作战时每舰可以使用的火力包括1门160毫米前膛炮,3门120毫米前膛炮。“振威”3艘军舰中体量最小的1艘,属于“湄云”级的改进型炮舰,排水量572吨,单舷作战时可以获得的火力包括1门160毫米前膛炮,2门120毫米前膛炮。总计,3艘中国军舰单舷作战时,可用的火炮共为3门160毫米前膛炮,8门120毫米前膛炮。

 

与3艘中国炮舰成并列对峙状态的,是此战中法国舰队最精锐的军舰——3艘巡洋舰。排水量3479吨的“杜居土路因”、2382吨的“维拉”、2363吨的“德斯丹”,总计3艘法国军舰单舷作战时,可以使用的火炮包括2门190毫米后膛炮,19门140毫米后膛炮。两相比较,无论是火炮的口径、数量、先进程度,船政军舰都根本比不上敌手。在这样悬殊的火力对比下,双方进行近距离火炮对射,其结局可以想见,更为不利的是,这种火炮对决还是以对方占有主动权的情况下开始的,这意味着中国军舰可能来不及做任何抵抗,就会在法舰的首轮炮击中被击沉。

 

当天下午“窝尔达”传出炮战开始的号令后,早就摩拳擦掌的“杜局土路因”等3舰,立刻用舷侧火炮向身旁的中国军舰进行齐射,同时桅盘里的哈乞开司5管机关炮也居高临下扫射中国军舰的火炮甲板。遭遇突然袭击,“飞云”、“济安”2舰还没有来得及砍断锚链,按照事先商议的方案驶往上游与“扬武”大队会合,就已经身受重创,舰体燃起大火。“飞云”舰管带高腾云亲自赶往160毫米主炮炮位,意图稳定官兵情绪,坚持作战,不幸腿部中弹倒地,紧接着又一颗法国炮弹击中炮位,高腾云被炸飞入海中,壮烈殉国,时年44岁。来自广东的“飞云”被法舰的第一轮齐射击沉,同队姊妹舰“济安”抵挡住第一轮炮击后,舰体受创过于严重,由管带林国祥指挥砍断锚链退往下游,最后在青洲港附近焚没。

 

中法战争(20) 船政水师全军覆没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马江之战中,法方参战级别最高的军舰——装甲巡洋舰“凯旋”

瞬时间,下游方向的船政水师阵列里只剩下了1艘弱小的“振威”舰还在艰难的支撑。因为小军舰锚链细,砍断较易,法军齐射时“振威”已经摆脱了铁锚的束缚,管带许寿山屹立飞桥,指挥将士坚持作战。正当此时,3艘正在疯狂炮击的法国军舰上传出了雷鸣般的欢呼声,炮烟渐散,1艘体形更大的法国军舰出现了。鲍舰长(Baux)指挥的装甲巡洋舰“凯旋”(Triomphante),在引水员带领下,顺利来到了战场。因为闽安以及长门、金牌各炮台,并不清楚船政厂前的江面发生了什么事,使得这艘法国军舰得以大摇大摆地顺利入江。

 

在中国史料里又被译为“特隆方”的“凯旋”号,是一艘标准的装甲巡洋舰,按照法国海军的分类则称为驻外战舰(Station Battleship)。排水量4585吨,舰长78.64米,宽14.86米,吃水7.37米,航速12.7节,水线带装甲厚6英寸。装备有240毫米炮4门,190毫米炮1门,140毫米炮6门。孤拔调用这艘大型军舰冒着搁浅的风险进入马江,目的原本是要用大口径舰炮对付沿岸的中国炮台,既防范水上作战时,中国岸上炮台发炮支援,同时也是担心马江之战完成后,法国军舰退出马江时会遭到来自岸上炮台的拦阻。现在,加入战阵的“凯旋”,一面炮击罗星塔下的中国陆军行营炮阵地,一面用其威力巨大的主炮攻击起了“振威”。“该舰初击罗星塔一垒而中之,砂土飞散,守者披靡,继击‘振威’号,其弹掠船尾而过,落于水中,势颇猛烈。”

 

本就势不能支的“振威”,又遇到简直如同泰山压顶般的攻击,舰上大批水兵纷纷自放舢板逃生,一些上不了舢板的逃兵甚至直接跳入江中,尽管管带许寿山下令炮击逃跑的舢板,但仍然“纷纷不止”。法舰机关炮的扫射中,坚持在舰上作战的军官们大都殉难,管带许寿山、大副梁祖勋中弹阵亡,“碎尸飞堕”,“振威”舰也已经重创“船体受弹无数,状如蜂巢,船身歪斜,势将及溺”。然而就在这时,不知道在哪一名军官指挥下,“振威”突然调整方位,直接瞄准法国巡洋舰“德斯丹”的舷侧直冲而来。

 

中法战争(20) 船政水师全军覆没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战场速写,下沉中的“振威”舰。

船体严重侧倾,带着熊熊烈焰努力航行的“振威”,意图与法舰同归于尽,最终不幸被“德斯丹”的一轮舷炮齐射击中沉没。让附近的中立国军舰,乃至在场法国军舰都极为震惊的是,“振威”舰即将没入水中的时候,前主炮突然发出一声怒吼,一面龙旗升起在了桅杆之巅……

 

“它们的兵员想法躲脱危险,但没有办法,无情的榴弹把死亡散布到他们中间来。但其中有些人表现出勇敢和英雄的优美榜样。在其中一艘巡洋舰上,船身四分之三都着了火,而且即要沉入江中,中国黄旗忽然升起来,又有一个炮手向我们的战舰送来最后的一炮。”

 

船政下游的中国3舰全部殉难。

 

血染大江

得悉“凯旋”号到来,孤拔觉得是该全面赢得胜利的时候了。

 

从开战以来,一直几乎处在静泊状态的“窝尔达”舰,开始向船政厂区方向驶去,炮击了“扬武”的残骸后,驶近江边的位置。这里停泊着战前张佩纶从各地调来的绿营和八旗水师师船,由于下午风向不对,师船一直被株守在岸边无法动弹。法国人对付这些看起来如同工艺品一样的木头船,犹如打靶一般轻松,几乎只需要发射1炮就能击沉1艘,“各师船以东风急不能前,坐以待毙,敌燃一炮,我沉一艘”。象征着中国千百年水师文化结晶的师船上,将士们使用古老的前膛铁炮,以及抬枪抬炮进行着不屈的和毫无希望的还击,“在如雨的机关炮弹之下,他们不停地射击,因相距很近,几乎所有的炮弹都能击中他们。”谁也无法料到,古董大炮的射程有时也会有超常发挥,一颗圆形实心弹呼啸着击中了“窝尔达”的飞桥,2名法国舵手,和1名雇用的引水员被击毙,孤拔则万分侥幸的毫发无损。

 

“窝尔达”后续的“益士弼”、“蝮蛇”、“野猫”很快也来到这里,一阵炮声过后,水面上只剩下了片片木板,和满江的血泪。

 

4艘法国炮舰继续向船政方向靠近,炮舰“伏波”、“艺新”遭到重创,被迫退往上游林浦一带避险,“‘伏波’和‘艺新’号,因它们排水量轻微,得以脱离战斗,上驶闽江,但它们侧面受了重伤,当它们急速逃走时,搁浅在江岸边”。停泊在船政厂区前的“伏波”级改型运输船“琛航”、“永保”,因为根本没有武装,毫无悬念地倒在了法舰的炮口下,2艘船上的大量官兵事前已逃离登岸,才避免了重大伤亡。“至于两只系在造船厂堤岸的运输船,船员逃掉了。法炮艇的榴弹烧掉了其中的一只,炸毁了另一只。”

 

此时,江面上还在坚持作战的中国军舰,只剩下2艘。

 

寓意福建胜利的“福胜”、“建胜”,是1875年福建善后局通过上海瑞生洋行向英国莱尔德公司订造的伦道尔式炮艇,即蚊子船,排水量256吨,长26.52米,宽7.92米,吃水2.51米,装备1门10英寸口径威斯窝斯前膛炮。虽然火炮威力在船政水师参战各舰中威力较大,但发射速度极为缓慢,而且这级军舰新造时的航速只有8节,此时服役已近10年,航速已经大打折扣。

中法战争(20) 船政水师全军覆没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战前停泊在马江的船政水师蚊子船“福胜”

马江之战开始后,按照整船瞄准的要求,调转航向的功能被设计得极为突出的“福胜”、“建胜”,很快改变成船头对敌姿态。在统领吕翰指挥下,一度准备尾随“福星”冲击法阵,因为航速跟不上,最后无法直接支援“福星”,只能远远以船头大炮射击助阵。“福星”失去战斗力后,这2艘蚊子船又担当起了法国军舰炮火的攻击。根据法国军史记载,“福胜”、“建胜”坚持作战时间极长,被法国军舰攻击到舰员死伤惨重,乃至蒸汽机都出了问题,只能随江水漂流的境地。

 

下午2时8分,2舰顺流漂至法国军舰“杜居土路因”附近时,仍然试图发炮攻击。最后2艘蚊子船遇到了至为凶残的对手,“凯旋”和“杜居土路因”用大口径舰炮一一击沉了2舰。根据中方史料的一些描述,我们可以想见“福胜”、“建胜”舰最后坚持作战的惨烈场面。“建胜”舰管带,福建福州藉的五品军功林森林中弹阵亡后,“建胜”舰由在船督队的广东鹤山藉将领吕翰接管,“弹及公额,流血被面,裹首以帛,督战如故”,毅然指挥“建胜”努力击敌,看到一些胆小的水兵准备跳水逃生,吕翰愤怒地拔出佩剑劈砍,最后“建胜”中弹沉没,这位刚烈的将领也随舰而沉,时年32岁。“福胜”舰上,福建闽县籍五品军功大副翁守恭直接在炮位上指挥操炮,不幸中弹牺牲,年仅18岁。管带叶琛面颊中弹,仍坚持指挥操炮,后被机关炮弹击中胸部而阵亡。

 

马江海战后不久,“建胜”舰管带林森林的母亲收到了儿子于马江之战前一天托人捎出的东西,当老太太看到竟是儿子的心爱之物香篆盒时,不禁老泪纵横,“以平日所用之香篆盒寄归其目,以示以身许国之意”。

 

督队官吕翰阵亡后不久,他远在广东鹤山的家人收到了他的遗书。“荫南表台大人阁下:现因中法之事决裂,仆处义不容辞。惟小儿曰民,素性贪懒,然或其人或可造就。佑弟无能,不能为我分忧。将来其能否成为好人,皆仆所赖于阁下矣。事无多言,敢以教导小儿之事相托。仆一生之事,如此如此,可叹否?阁下其念我乎?谅亦不能忘情,故敢以儿辈托也。愚弟吕翰顿首。”

 

1884年8月23日下午2时15分,马江江面上已经没有了中国军舰的踪影。仅仅不到20分钟,福建船政水师几乎全军覆没。

  评论这张
 
阅读(29797)|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