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悦的博客

漫步,在海之滨

 
 
 

日志

 
 
关于我

江苏靖江人,现居山东威海。专注于海军史、甲午战争史和近代史研究,山东史学会甲午战争专业委员会委员,著有《北洋海军舰船志》、《碧血千秋》、《沉没的甲午》等,在《现代舰船》杂志辟有中国舰船史专栏。很高兴借助网易博客和各位朋友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中法战争(23) 刘铭传基隆败逃  

2010-06-17 07:45:17|  分类: 中法战争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法战争(23) 刘铭传基隆败逃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铜版画,第二次基隆之战中,法军登陆队冲上狮球岭山脚的海滩

亡羊补牢

马江之战的消息传到清政府中枢,不啻于平地一声霹雳,受前敌杂乱无章、真假不一的战报影响,清廷在短时间内对马江之战的印象大致是“我船坏四,彼船坏二,我先败,后大胜”,“孤酋伏诛”等虚假情况。感到义愤填膺,同时又根据虚假的战果觉得法国军队不过尔尔的清政府,旋即于8月26日,即孤拔的军舰还在马江中前行时,明发上谕,要求国内各督抚大员整饬军备,准备对法国开战。

 

“……本月初三日,何璟等甫接法领事照会开战,而法兵已在马尾先期攻击,伤坏兵商各船,轰毁船厂。虽经官军焚毁法船二只、雷艇一只,并阵毙法国兵官,尚未大加惩创。该国专行诡计,反复无常,先启兵端。若再曲于含容,何以伸公论而顺人心?!用特揭其无理情节,布告天下,俾晓然于法人有意废约,衅自彼开。”

 

紧接着,清政府开始了一系列大张旗鼓的布阵工作。一面急电福建前线的钦差大臣张佩纶及闽浙总督何璟等官员,发放赏银,要求封堵马江,歼灭在江内的法国军舰。一面从各省抽调军队,加强福建、台湾以及中越边境的兵力。另外,对法主战的军机大臣左宗棠被外放出京,任命为钦差大臣,查办福建军务。

 

此前,北洋大臣李鸿章为了加强北洋水师的战斗力,尤其是2艘新型撞击巡洋舰“超勇”、“扬威”的战力,特别指示驻德公使李凤苞在德国聘用海军人员。尽管德国政府明令禁止德国海军现役和后备役军官受雇中国,卷入中法战争,但在18000马克年薪的天文数字面前,仍有大批海军人员就募。以曾参加过美国南北战争的德国海军退役少校式百龄(Sebelin)为首的首批德籍洋员,在李凤苞安排下,也已经通过借道奥匈帝国,在德国本土外乘船的隐蔽方式,悄悄踏上了前来中国的旅途。

 

从越南而起的这场中法矛盾,因为中法两国政府互为本国主战、主和派影响,政策摇摆不定,处处充盈着打打和和,边和边打,以打促和的特点,甚至互相错误理解对方投出的信息,以致误打误杀的荒唐情形。震惊中外的马江之战爆发后不久,虽然两国政府都各摆出剑拔弩张的态势,但这种奇怪的情形又再度出现。

 

马江之战爆发后,茹费理坚持称中法并没有进入战争状态,马江之战只属于一种报复举动,并不表示法国向中国宣战。另外,法国外交部政务司司长毕乐(Albert Billot)通过非正式途径,向美国驻法公使莫尔敦(Morton)透露,法国愿意接受第三国出面调停,以尽快解决和中国的外交危机。明眼人一看就能知晓,茹费理玩的仍然是以打促和的老牌。

 

9月5日,法国示好的态度经中国海关总税务司英国人赫德转达到总理衙门,但是总理衙门对此没有做出任何表态,“总理衙门还未就此事开口,我想他们既不会按此暗示行事,也不会与我来商量……朝廷已坚决咬牙准备以战争解决,任何表示法国愿意谈判的企图,都将被认为是法国软弱的表现,而使中国更坚决的打下去。”(赫德书信)

 

9月23日,清政府军机处就法国提出的和谈做出回复,不承认观音桥赔偿问题,而要求法国对中国做出赔偿,并要求法国停止对越南东京的占领。9月27日,为继续斡旋,美国驻华公使杨约翰赴天津与在外交事务上更为务实的北洋大臣李鸿章进行长谈。杨约翰没有料到,李鸿章对法军袭击福建船政水师的举动表现出了异常震怒,痛骂为“野番海盗行径”,称“吾人将作战到底,中国政府与人民均对此有准备,今日之中国已非咸丰季年之中国”。不过一通愤怒的表白之后,李鸿章的话语又有松动,向杨约翰暗示,可以设法促使政府答应执行《天津条约》,但前提是中国决不赔款,“福州之役后,一文不给。”

 

尚未等外交斡旋出现转机,法国国内确有萌生出了进一步占地为质的主张。虽然孤拔认为攻占中国首都附近的港口,如旅顺、威海等,对清政府的刺激必然更大,但法国内阁看中了台湾基隆港每年300万法郎的海关税,以及附近丰富的矿产资源。9月18日,法国内阁决定在不与中国爆发全面战争的前提下,进一步加大打击威胁力度,下令孤拔舰队设法攻占台湾基隆淡水一带,为法国海军在中国沿海占领一个重要补给点。为保证占领行动的顺利进行,在越南参加过山西、北宁等战斗的3个法国海军登陆队被紧急从越南运抵马祖。

 

远东舰队出动

1884年9月29日下午4时,补给完毕的法国远东舰队从马祖岛锚地开始出动。鉴于台湾基隆、淡水两座城市相隔极近,又都是台湾北部重要的港口,一直以来不断有中国运兵船和军火船向两处运送人员物资,孤拔认为必须予以同时攻击占领。远东舰队的行动,也被分为两路进行。

 

孤拔以排水量5915吨,装备有240毫米口径主炮的装甲巡洋舰“巴雅”号为旗舰,与炮舰“鲁汀”一起,护送装载有登陆队的运输舰“胆”(Tarn)、“德拉克”(Drac)、“尼夫”(Nive)首先拔锚驶向基隆。

 

远东舰队副司令利士比受命进攻淡水,在孤拔出发后的第二天以“拉加利桑尼亚”为旗舰,率领“凯旋”、“德斯丹”前往淡水。

 

远东舰队剩余的“窝尔达”、“野猫”等军舰则被留在马祖岛一带,保护川石岛电报站。

 

9月30日,孤拔率领的分队到达基隆外海,与事先已经被派在这里执行封锁警戒任务的“杜居土路因”、“梭尼”、“雷诺堡”3舰会合。小炮舰“鲁汀”曾参加过第一次基隆之战,对基隆港的水文情况比较熟悉,孤拔即和登陆队的几名军官换乘“鲁汀”,驶入港中观察地形,指定作战计划。当晚,孤拔在“巴雅”舰召集各舰舰长以及登陆队军官会议,布署战斗行动。根据白天的观察,孤拔敏锐地发现基隆港岸边有一座距离海滩很近的山峰狮球岭,是周边地带的制高点,而且中国军队在此防御薄弱。因而决定就从狮球岭敲开进攻基隆的缺口,于第二天即10月1日,用海军舰炮首先对狮球岭周围地带进行猛轰,而后以登陆队在狮球岭山脚处实施登陆,占领这个制高点。再在山顶设立行营炮位,俯射基隆群山上其他中国军队工事,以此当作占领基隆的据点。继越南山西之战后,孤拔再一次表现出了其在陆战指挥方面的天赋。

 

10月1日早晨6时,运输舰“尼夫”搭载的海军登陆大队,由伯尔(Ber)少校率领最先离开,划着舢板向狮球岭山脚下的海滩出发。几分钟过后,“巴雅”向狮球岭方向射出第一炮,旋即基隆港内的法军军舰全线开火,炮击周边山岭上的清军工事。6时30分,法军伯尔大队成功登上海滩,迅速向狮球岭挺进。驻守该处的清军章高元部武毅军,以及恪靖营、霆军庆字中营千余人竭力反击,刘铭传也亲赴前线督战,然而未能阻滞住仅有600人的法军登陆大队。激战到上午9时,狮球岭失守。此战法军无一伤亡,只是在后来搜索清军工事的过程中,一支法军小队遭遇埋伏,阵亡5人,伤12人,而清军伤亡超过400人。中午12时,炎热酷暑帮清军阻挡住了法军,结束了当天的战斗。

 

10月2日,法军以郎治(Lange)、拉克罗(Lacroix)少校分别指挥的2个登陆大队向基隆山岭沿线的清军工事发起进攻。让法军顿感意外的是,竟没有找到任何中国军队的踪影,各个清军工事相继轻松地落入法军手中。“中国士兵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剩下一些表面上看起来不会伤人的中国人,他们像善良的老百姓一样做着小本生意,等客户前来买东西。”早晨7时,迎着满山招展的红白蓝三色旗,孤拔登上了基隆的土地。不久,法军进入基隆城中,仍然没有找到任何中国军队的踪迹,基隆就这样落入法军手中。

 

这幕戏剧性的变化,源自10月1日的深夜。白天的战斗中首次领教西方军力的刘铭传,不顾章高元、曹志忠等守将的极力反对,一意孤行,下令放弃基隆,撤往淡水,对外号称是为了救淡水、保台北。

 

从基隆狼狈出逃后,刘铭传首先到达附近的艋舺,计划搜罗金银细软和粮秣,再往更南方的新竹撤逃。不料在艋舺龙山寺被当地居民发现,被愤怒的民众揪住发辫拖出轿子殴打。“刘爵帅退至艋舺地方,该地人民怒而围之;捉爵帅发,由轿中拽出肆殴,且诟之为汉奸,为懦夫。”

  评论这张
 
阅读(2241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