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悦的博客

漫步,在海之滨

 
 
 

日志

 
 
关于我

江苏靖江人,现居山东威海。专注于海军史、甲午战争史和近代史研究,山东史学会甲午战争专业委员会委员,著有《北洋海军舰船志》、《碧血千秋》、《沉没的甲午》等,在《现代舰船》杂志辟有中国舰船史专栏。很高兴借助网易博客和各位朋友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中法战争(14) “救火队员”张佩纶  

2010-06-02 17:25:06|  分类: 中法战争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法战争(14) 钦差张佩纶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清流才俊张佩纶,一度是言官群里的璀璨之星。甲申年被外放赴闽,他怎样也无法预料,马江边竟然将成为他人生命运的转折地。

幼樵重任

 

借着盛昱的奏参,慈禧大加发挥,将清流党全部清理出军机处。整整一个月后,李鸿章奉命与法国特使福俸诺开始在天津商谈中法简明条款,中法关系表面看似逐步趋向和缓,恰在此时,188458日,清政府又出台了一项涉及重要人事变动的决策。当天,清廷明发上谕,通政使司通政使吴大瀓、内阁学士陈宝琛、翰林院侍讲学士张佩纶等3名风头极健的清流党官员,被分别外派出京,授予会办北洋、南洋事务和福建海疆事宜,而且可以专折奏事的权力。三名平时在朝中议论汹汹,积极主战的言官,一瞬间被推到了具体办事的前台,成了直接身兼海防前线战守之责的钦差大臣。对于这道特殊的任命,普遍的观点是认为清流党在朝中惹得万人厌烦,慈禧在新班军机刚刚接权不久,而且中法正在外交和谈时,让这些平日里以议论为能事,善于幕后指摘他人的言官骨干调换身份,直接去感受一下一线任事的艰难,多一些实干的经验,也让中枢纷扰不已的空谈喊声稍微平歇一下。可是当时谁也没能想到,这些只会纸上谈兵的书生,会面临一场真正的战争考验。

 

突然被授予会办海防重任,平日里用文章热血主战的吴大瀓、陈宝琛、张佩纶都处在异常复杂的思绪中。击楫中流、投笔从戎等等先贤往事涌动在这些烂读圣贤书的书生胸怀,摩拳擦掌准备大展拳脚的豪情自然是冲涌心间。可是近代化的海防、军事事务与性理名教根本不是一路的知识,对他们而言完全是陌生的领域,站在人后挑别人毛病容易,一朝自己放手去干,特别又正好处在中法交涉结局莫测的时刻,前途到底如何?看似平静的宦海里究竟暗藏着多少波涛诡黠,是压在几位新任钦差心头的巨石。紧接着6月观音桥事件爆发,本来已经看见一点和平曙光的中法关系骤然跌入深谷,法方在谈判中公开提出要攻占马尾、基隆等作为质地,来勒索中国赔款。马尾、基隆都是福建隶属,此时,名外放的钦差大臣中,负责会办福建海疆事宜的张佩纶被推到了风头浪尖。

 

张佩纶,字幼樵,直隶丰润人(今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1848年其父张印塘任浙江杭州知州时在杭州出生。燕赵大地的风骨,加上江南水乡的灵气,酿就了张佩纶与众不同的才情。23岁考中进士,26岁名列翰林院,成为同辈艳羡的才子,又以文章功夫,加之好议论时事,敢于纠参的胆气,与张之洞、宝廷、黄体芳并称为清流四谏。因为其弹劾本领了得,还得到一个诨号“清流靴子”。与当时清流、浊流看似水火不容,而私下互有你我的情况相似,清流健将张佩纶与浊流大帅李鸿章其实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张佩纶的父亲张印塘在太平天国战争期间,曾任安徽布政使,恰好与兴兵江淮的李鸿章成了战友,“并马论兵,意气投合,相互激励劳苦”。张印塘去世后,李鸿章对其家人关心备至,建立在这种父辈的亲友关系基础上,清流健将张佩纶与李鸿章越走越近,实际于1879年后事实成了李鸿章幕府中人,就此李鸿章在清流党中打入了一个楔子。鲜为人知的是,提议在清政府中央设立统一的海军指挥机构的人便是张佩纶,在北洋水师统领人选的酝酿中,张佩纶也曾一度在列。

 

18846月中旬,中法观音桥之战爆发,东南局势顿时吃紧。经慈禧太后连续两次召见后,重担在肩的张佩纶被授予三品卿衔,离开了他的成功成名之地北京城,匆匆出都前往东南赴任。张佩纶选择的南下路线,并不是直接前往福建,而是先到天津拜会既有叔侄之情,又有官场互为应援之谊的北洋大臣李鸿章,以求这位人脉资源丰富,深谙官场之道,熟悉近代海防事务的托塔天王给予仙人指路。

 

初夏季节,北京南城慈悲庵附近的陶然亭是绝佳的纳凉之所。宜人的湖光水色间,京城诸友在这里为张佩纶送行,联想到前路莫测的中法局势,张佩纶东南之任明升暗谪的玄机,送别聚会的气氛显得极为沉闷,在座大都相对默然,把酒凄零。清流四谏之一的宝廷为张佩纶作诗一首,以表依依惜别之情。

 

友朋久聚处,淡泊如常情,偶然当离别,百感从此生。

人生各有事,安得止同行?各了百年身,甘苦难均平。

古今几豪贤,畴弗有友朋,离别亦习见,别泪例一零。

今日天气佳,有酒且共倾,勿作祖帐观,联辔游江亭。

俯视大地阔,仰视高天青,余生尚几何,愿醉不愿醒。

中法战争(15) 令人皱眉的马江防务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马尾、马江因之得名的马头形状巨石

 

马江险境

 

6月骄阳下,张佩纶一路风尘首先到达天津,直隶总督衙门内的情况,却令他大吃了一惊。同批差遣出京的会办北洋海防吴大瀓,新近任命的中法前敌重要官员两广总督张之洞,几位清流笔杆竟都聚集在了此处。平日里清流党大多对主张洋务建设的李鸿章不以为然,但真正遇到重大事件,李鸿章又成了不可缺少的智囊法宝。

 

因为中法和谈在左宗棠干扰下陷入僵局,心情并不畅快的李鸿章,对张佩纶的任命更显得忧心忡忡。如何巩固福建海防,李鸿章也没有更好的意见,只是反复提醒张佩纶应该设法加强船政水师的实力,将船政水师调拨各处的舰只从速集中,强化训练。为了让张佩纶对近代海军获得一些感性的认识,同时提高船政水师的训练水准,值船政水师旗舰“扬武”到达天津迎接张佩纶之际,李鸿章携张佩纶、张之洞、吴大瀓以及“扬武”舰巡视北洋海防。一行首先前往旅顺,检阅规模初具的炮台要塞,然后调集北洋水师的“超勇”、“扬威”撞击巡洋舰,6艘“镇”字号蚊子船,以及从船政调拨的“康济”等军舰会合到烟台操演阵法,最后到达威海,特别向张佩纶演示介绍鱼雷、杆雷等新式兵器。经过短短几日的海军知识速成班教育,张佩纶乘“扬武”巡洋舰从威海出发,绕成山头南下,临别之时,李鸿章开出了包括24门克虏伯行营炮、1200支新式步枪的礼单,赠送给张佩纶去加强福建防务,以壮行色,李鸿章对这位自己颇为欣赏的故人之子的关护之情,跃然纸上。

 

带着李鸿章的款款深情,张佩纶乘坐“扬武”南下,中经在上海短暂停留后,于188473日顺利抵达福建马尾。顾不得流连于南国瑰丽的山水美景,追寻朱子圣人的遗迹,张佩纶立刻会见船政大臣何如璋,视察船政厂区,熟悉船政事务。4日,张佩纶又马不停蹄,沿着翻越马尾婴脰山的官道,赶到榕树成荫的省城福州,与八旗福州将军穆图善、闽浙总督何璟、福建巡抚张兆栋会晤海防事务。8日,与福州将军穆图善乘船前往闽江口的五虎门一带查勘地形,视察炮台工事。10日,与船政大臣何如璋一同视察壶江形势,11日回福州根据视察情况会商布防事宜。此后又准备于16日渡海,视察澎湖、台湾海防。旋因“扬武”舰蒸汽机出现故障,需要修理,而不克成行。

 

今天,乘舟游走在马江之上,绝对是一桩十分惬意的事情,马江江面狭窄,两岸群山连绵,举目都是景色如画。早在清末,来往于马尾口岸的外国人,就惊叹其美景,称为中国莱茵河。不过时间退回一个多世纪前,泛舟在这条莱茵河上的张佩纶,心情却没有如此畅快。

 

福建船政的所在地马尾,位于闽江之畔,距离大江入海口约40余公里,由马尾沿江从水路前往省城福州还有近30公里,马尾通向福州的这段江水骤然变浅,2000吨以上大船根本无法航行,于是马尾便成了上溯福州贸易的停船之地,成为福州港口所在。扼守在福州水路门户上的马尾,又是省城的咽喉锁钥。

 

中法战争(15) 令人皱眉的马江防务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因为附近江水中落潮时能看到一块形似马头的巨石,这段闽江又被称为马头江,后演变成马江。处在马头后方的村镇市街,于是得名马尾。马江入海口至马尾的这段江面,沿途层层天险,构成险要的闽江门户。马江入海口,以兀立江中的琅歧岛为界,分成南北两个支流,南侧被称为梅花江的水道水浅,大船无法航行,北侧支流成为马江的主航道。主航道上,首道天险是位于江中的一座礁石,底部相连的这座礁石,上分为5座小峰,远看如同5座山峰,称为五虎山,这段江面就是著名的五虎门,又被称为五虎把门。越过五虎门天险,江中又出现两座相隔不远的礁盘,形似双龟,称为双龟锁口。由此往内,马江江面突然收缩,琅歧岛与江北海岸之间形成了一段宽度只有几百米,水流湍急,漩涡密布的危险航道,航船从这里通过本来就需要小心翼翼,清军又在这个江口两侧各修建了两座炮台群,分名长门、金牌,扼守航道。

 

穿过长门、金牌天险,江面一路豁然开阔,至上游的闽安段再度收缩成一个江峡,清军在南北两岸也各修筑了田赢湾等炮台设防。从闽安江峡继续往上游,马江南岸能看到一块山石犹如金刚巨足从岸上伸入江中,称为金刚腿,就在金刚腿附近的大屿岛上,设有八旗三江口水师营的圆山水寨,以旧式师船守护这段江面。自圆山水寨继续往上游,至江水拐弯处,北岸江边出现一座建有漂亮宝塔的岛屿,在被西方人称为宝塔岛上的那座宝塔,就是福州港的标志——罗星塔,罗星塔近旁北岸的陆地上就是马尾。过了马尾,可以看见马江的两条发源流,以江中的南台岛为界,南侧由永春、德化而来的江水称为乌龙江,水浅不能行驶大船,北侧汇聚政和、古田而来的江水就是马江主流,通往省城福州。

 

由江口至马尾的这段马江,江面最宽处不过数公里,狭窄的江面,起伏的群山,成为守御的绝佳天然地利,五虎、双龟;金牌长门;闽安江峡;圆山水寨;马尾船政,构成了一道一道屏障。可是,优越的地理形势之外,沿江的防御布署却大成问题。

 

马江从长门、金牌炮台开始,沿江有多处炮台,看似占据数量优势,但是这些炮台大都形同虚设。各炮台样式杂乱不一,最早的甚至都有明代戚家军修筑的古董,这样的工事建筑能否抵御近代战争的炮火令人担忧。炮台火炮装备也存在同样问题,除长门炮台装备的1210mm4170mm克虏伯炮,金牌炮台装备的2170mm克虏伯炮外,其余所有炮台上的火炮足可以搞一个火炮发展史陈列展览,既有中国自铸的老式前膛大将军炮,也有来路不一、年代各异的欧洲各国前膛火炮。除此外,炮台的布置也成问题,由于形式老旧,炮位朝向单一,几乎所有炮台都有射界死角,容易被敌方利用。在极为重要的江口地带,仅仅只有金牌、长门朝向马江航道的炮台,而根本未设朝向外海的炮台。

 

马江沿线的中国驻军也是问题重重,各军中规模最大的一支是建宁镇总兵、达春巴图鲁张得胜率领的“凯”字营,防守长门、金牌炮台及其周边地带。张得胜,湖南泸溪人,1851年在广西投军,太平天国和捻军战争中屡立战功,率部曾先后生擒太平天国英王陈玉成、捻军首领张漋,深受清军大帅袁甲三赏识。创建如此荣耀战功的张得胜终究只是一个武人,在承平岁月、重文轻武的官场上不知所措,时至1884,年已54岁的张得胜仍然是个总兵,还在一线领兵带队,昔年的壮志豪情早已消磨殆尽。“统领张得胜,本袁午桥部将,颇著战功,近则吸烟渔色,壮志颓唐。”类似的现象在清代的军队中并不罕见。终日醉卧烟榻,梦入声色混日子的张得胜,对所部军队的操练管理全不在意,以致弄得部将全是闽浙总督何璟安插的人员,张得胜实际成了傀儡。新官上任的张佩纶到达江口炮台视察时,目睹守军暮气沉沉,操炮生疏,营官气焰胜于总兵之上的场面,顿时怒火中烧,当场摘去长门炮台守将康长庆的顶戴,后又将另一名守将袁鸣盛撤职。马江防御中兵力最大的一支防军的士气,靠着这样的举动能否振作起来?

 

与总兵张得胜境况类似,闽安江峡地带的守将闽安协副将蔡康业,早在太平天国时代就已经是副将,此后始终未得升迁,张佩纶到营检阅时,发现“营伍不知振顿,空额甚多”,一怒之下又将其革职。马江沿线另外一支重要的军队是道员方勋率领的潮普军,方勋是广东水师提督方耀的四弟,方氏兄弟籍隶广东潮州普宁县,自太平天国战争期,就在家乡带起一支子弟兵,起名潮普军,以杀人如麻、心狠手辣著称。潮汕之地,本来就民气强悍,尚武成风,经历无数大战的潮普军更是战力旺盛,骄气十足。早年为助防闽台,方勋率两营潮普军驻在福建沿海,但是布防散漫,营被分在澎湖,一营分在兴化,留在马江边的仅有营,而且潮普军带有清军的一个通病,即能打仗的军队往往平时军纪极坏,骚扰百姓,民怨极深,更是张佩纶心头的大病。

 

中法战争(15) 令人皱眉的马江防务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正在调动换防的中国军队

 

除去沿线的守军外,马江防御的重中之重福建船政厂区也是张佩纶的心病。船政建厂之时,左宗棠择地过于草率,船政江边水深仅能容纳2000余吨军舰,已是制约船政发展的枷锁。同时,船政的厂区形势还极不易于防守,“前无屏蔽,后有水陆两路可登”,周围没有设立任何炮台防御工事,而且船政的火药库居然建在后山高处,一旦被击中后果不堪设想,“左恪靖、沈文肃当日亦布置稍疏,设有战事,敌以大炮攻局,即我军获利,局亦摧残。”驻守船政厂区的军队仅有当初沈葆桢调用的福靖军新后、老后2营,听闻大战风声,副将营官张升楷已露怯色,“一月以来不时托病”

 

让张佩纶已经愁苦万分的这些陆路军队,不仅战力成问题,装备也极为低劣,普遍装备的是淮军早已淘汰多年的雷鸣顿旧式单发步枪。一旦法军登陆,这样的军队能否有效防御?

 

马江地带守军中,船政水师是较为重要的水上作战力量,而张佩纶视察时又发现,船政水师的军舰要么是调拨他省,要么就是分散停泊在福建、台湾各口岸,真正在马江的仅有不方便出海航行的蚊子船“福胜”、“建胜”,以及接他来马尾,因为蒸汽机故障正在修理的“扬武”。

 

张佩纶出都之时,原只准备在福建、台湾各地走一遭,将沿途情形上奏后,就等待中枢谕令召回,到时就可以中途称病居身局外。如果中枢不召回他,则直接上奏称病。“初意将船政、台事及各处防务查明复奏,静听朝命,召回,中途乞病;不召,设辞乞病,所见颇决。”途经上海时,听闻中法交涉日趋僵化,“复志遂初”,才下定决心到福建弄出一番作为来,未料眼下尽是这样的情形,犹如一盆冰水,将张佩纶浇得浑身透凉。

 

检阅完马江防务后,张佩纶曾上奏清廷,作过一段颇似诸葛亮出师表的决心表态,“皇上、皇太后拔臣于疏贱之中,授臣以艰难阅完马之寄,敢不与二三老成激励诸军,妥筹战略,殚诚竭虑,冀释忧勤。”然而私底下给恩师李鸿藻与侄儿张人骏的信中,却透露出不安与烦躁,“闽地炎蒸烦鬰”,大骂闽浙总督何璟“在闽七年,一无布置,罪无可逭。”

  评论这张
 
阅读(1548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