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悦的博客

漫步,在海之滨

 
 
 

日志

 
 
关于我

江苏靖江人,现居山东威海。专注于海军史、甲午战争史和近代史研究,山东史学会甲午战争专业委员会委员,著有《北洋海军舰船志》、《碧血千秋》、《沉没的甲午》等,在《现代舰船》杂志辟有中国舰船史专栏。很高兴借助网易博客和各位朋友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清末海军系列第十二篇:“通济”级炮舰  

2010-06-03 14:47:10|  分类: 历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末海军系列第十二篇:“通济”级炮舰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文章摘录:

      

1915年末,不甘于讨袁世护法战争失败,逃亡日本的孙中山密谋以上海为中心,再度发动反对袁世凯的武装起义。革命党人陈其美、蒋介石、杨虎等潜沪四处联络起事,于1110成功刺杀上海镇守使郑汝成,受此鼓舞,又进一步在驻沪各军中运动,意图说服军队倒戈。

当时海军在上海驻泊有练习舰队“应瑞”、“肇和”、“通济”三舰,考虑到海军军人文化程度较高,容易接受革命思想,陈其美、蒋介石等遂以三舰作为运动、争取的目标,一时响应甚众。

123,“肇和”舰接到6日调往广东的电令,舰上的革命党人、实习军官陈可钧以为是起义预谋败露,于是请求立刻发动起义。经过公推,在沪革命党人选举陈其美为淞沪司令,杨虎任海军陆战队司令,孙祥夫任副司令,决定5日水陆并举发动起义。

5日傍晚,杨虎和孙祥夫各率敢死队数十人,分乘火轮舢板开往停泊在高昌庙江段的三舰。杨虎一部30余人乘坐“虎威”、“虎率”登上“肇和”,发动舰上官兵起义成功,但因找不到弹药舱钥匙,拖延到晚6时才鸣响号炮宣布上海起义开始。孙祥夫率领的一组乘坐新购的“平湖”火轮船负责发动“应瑞”、“通济”二舰,航行途中被江面海关巡逻船拦截,经查所乘的“平湖”轮未办牌照,被勒令返回出发码头,以致“应瑞”、“通济”因未有外部革命党上舰发动,而没有起义。

得悉“肇和”舰叛变,驻在上海坐镇的海军耆宿萨镇冰亲自赶往“通济”舰稳定局势。6日凌晨4时,萨镇冰指挥“通济”和“应瑞”用舷侧炮猛烈轰击“肇和”,杨虎等未料该二舰没有起义,惊慌失措中下令起锚冲出吴淞口。因舰上专业军官多数被拘押控制,革命党人缺乏系统驾舰经验,无法使用起锚机,导致在原地被“通济”等炮击近一小时,“肇和”锅炉舱中弹,行将不支,最后以杨虎等跳水潜逃,“肇和”重新被夺而告终。事件中,驻沪海军司令处军官陈绍宽在“肇和”叛变事发后联络汇报及时,开始脱颖而出,炮击“肇和”一事成了“通济”舰生涯中第一次真正经历的战斗。[1]

此后民国时代的纷杂内战中,“通济”舰始终隶属在北京政府海军名下,用于军校毕业生实习。1919年北京政府和广东军政府进行停止内战的南北议和时,时任北京政府海军练习舰队司令蒋拯还曾乘坐“通济”前往潮汕,与护法军政府代表进行会谈。

北伐战争中,“通济”随随闽系北京政府海军投入国民革命军,1927年的龙潭之战中,“通济”曾与“楚同”舰配合守卫南京,在对北岸孙传芳部炮击时,一度飞桥中弹,“仍奋勇接敌,力挫敌锋”。[2]南京政府成立后,“通济”仍被列在练习舰队,主要担负福州海军学校毕业生的实习。闽乡的子弟们登上这艘和他们籍贯一样的老舰大都倍感亲切,将其人格化地称为“老通济”、“通伯”。随着各国对华军事禁运的解除,南京政府开始了一轮军舰武备改造计划,舰龄虽老、最高航速衰减至9节的“通济”,因为肩负的使命之特殊,也入选改造序列。

南京政府集中进行的老舰改造,主要的重点在于加装防空火力。“通济”舰配发到一门20毫米口径“苏罗通”高射炮,安装在军舰后部的露天指挥台上。此外,“通济”的机关炮武备出现了少许变化,哈乞开斯5737毫米机关炮分别为八门、七门的组合,被更改成57毫米炮三门、37毫米炮八门。[3]

1937321清晨530分,在时任舰长严寿华指挥下,“通济”搭载海军实习生缓缓离开首都南京江面,开始了其生涯中最后一次远航。24日抵达马尾后,于27日开往香港洋面,随后便在粤港一带海口航行历练。[4]44,中国政府派赴英国参加英王加冕礼的特使孔祥熙、陈绍宽乘坐英轮“维多利亚”途径黄埔时,“通济”舰长严寿华和广州各界前往欢迎,事后由“通济”舰长代表陈绍宽向广州各界致辞答谢。

“通济”舰远航北返未久,七七事变爆发,日本开始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为防止日舰侵入长江,经国防委员会下令,812进行了悲壮的江阴江面沉船封江行动。当天傍晚,“通济”舰“辰”、“宿”等民国海军继承自清末的老舰编队来到江阴段江面一字排开,连同从招商局等公司征用的数十艘民船,一起携手献身国防,成为构筑江阴阻塞线的第一批舰船。“宁海”等担负守御任务的军舰上,官兵们都结束手中的工作,默默集合到甲板上,向夕阳下一艘艘正在消逝的舰船致以最后的军礼。当“通济”舰降下军旗的一刻,几乎所有人都是眼擎着热泪,因为这是一艘带着他们从陆地走向大海的母亲船。

“那样一个下午是太值得纪念的了。我们三个见习军官,随着舰长,站在舰尾。部长是立在最前的一个。看一艘一艘的军舰和商船逐渐浸水、倾斜、终至沉下了。最后我们亲爱的‘老通济’渐渐下沉了,我心中虽是无限伤感,可是仍然兴高采烈的笑着说:‘真是痛快’,一面准备把当时情景用铅笔画写生。但昌衢听见我胆敢说‘痛快’,就恶狠狠的以满眶盈泪的眼光向我说‘XX!你难道在‘通济’做学生好几年,看见那情形还是开心吗?’我便答他说‘谁会开心?我是喜欢国家有这种抗战的决心啊!’

这时候部长的表情是沉穆极了,是他带领着海军表现国家和我们全军不惜牺牲的决心。在这时我似乎忘记了他的金煌煌的帽檐,和崇高的地位。只好像他是一个‘斩子出征’的戚继光。把一种坚决不移的信心,由牺牲的媒介传到我们每一个的心里。他要把我们――他的人和他的船,甚至甘心把他自己投诸死地,而使国家得到复生。”



[1] 陈书麟、陈贞寿:《中华民国海军通史》,海潮出版社,1992年版,第99101页。《近代中国海军》,海潮出版社,1994年版,第719721页。

[2] 《中华民国海军史料》,海洋出版社,1986年版,第1065页。

[3] 《国家图书馆藏民国军事档案文献初编》9,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09年版,第187页。

[4] 《革命的海军》,第252253256期。

  评论这张
 
阅读(52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