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悦的博客

漫步,在海之滨

 
 
 

日志

 
 
关于我

江苏靖江人,现居山东威海。专注于海军史、甲午战争史和近代史研究,山东史学会甲午战争专业委员会委员,著有《北洋海军舰船志》、《碧血千秋》、《沉没的甲午》等,在《现代舰船》杂志辟有中国舰船史专栏。很高兴借助网易博客和各位朋友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中法海战(15),马江之上战云密布  

2010-06-06 00:58:21|  分类: 中法战争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法海战(15),马江之上战云密布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濒临马江的福建船政,船政总体形势背山面江,最初创建、择地时,左宗棠只是想以蜿蜒、险要的马江下游作为船政的屏障,船政厂区周边则缺乏防卫工事。

 

风云乍起

法国兵可能要来攻袭的消息,犹如一场瘟疫,在八闽大地四散蔓延。比要冲马尾情势更为夸张的是,省城福州此时竟然已经陷入了恐慌,有钱有势的家族开始准备收拾金银逃离,街头巷尾到处都是各种谣言。按照八旗入关时的祖制,福州驻有八旗驻防军2000余人,平日以宪兵的姿态监视全省绿营、勇营各军,听到洋人将要犯境,福州将军穆图善开始召令八旗子弟们准备战守,“因日久无事,所有军器均锈腐不堪任用,忽闻腥膻之气犯我闽疆,为保护城池计,立传全城铜铁、裁缝各匠,在保福局日夜赶制枪支、子弹、旗帜、号衣及各种军器等……”

 

按照当时的市井传言,主政福建的几位大臣各自表现不一。总督何璟笃信神佛,每日在总督衙门礼佛颂经,“以冀退敌”。巡抚张兆栋“只恐城被围困,署中绝粮”,一再催促家人仆役“多购柴米及咸鱼等物,积存署中。”北京来的钦差大臣张佩纶,“气势炎炎,英豪自负”,根本不拿福建官员放在眼中,终日自己的指画安排一切,闽省官员对这位外来者,大多干脆袖手旁观。

 

感觉自己堕入绝地的张佩纶,抱着死中求活的一线希望,也在日夜临阵磨枪。在张佩纶看来,不仅仅是船政可能成为法国人的目标,整条马江沿线处处都有可能被法国人登陆,省城福州更有可能被波及,简直是千头万绪。根据约定,福州将军穆图善将亲往长门炮台督阵,张佩纶自请督阵马尾,总督何璟和巡抚张兆栋负责留守省城。

 

散扎在澎湖、兴化等地的潮普军3营,立即被张佩纶饬令调回,用福州城内拼凑的散兵游勇去换防,其中方勋亲率1营潮普军调至福建船政加强防御。马江沿岸,张佩纶起用在籍的前署闽安协副将杨廷辉、补用副将杨美胜、记名提督沈茂盛、补用道刘倬云等应急组织漳州、泉州等地的海盗、无赖以及亡命之徒,编成5营新募军,但没有枪械装备,将这些人等编练成军,只能防止战事发生后地方出现骚乱抢劫等患害,“此间募漳泉勇,帐房、军器均无,有空手入白刃,赤立当炮火,而敌胆已寒耶?何啻梦呓!”江口地带,下令沿海村庄组织团练,防止汉奸为法国人引水。又利用李鸿章赠送的行营炮,以及在福建船政厂区搜罗出的此前李鸿章援助船政的火炮,在船政周边的中歧、鼓山,通往福州航道口上的林浦等地赶筑行营炮台,用李鸿章派来支援的技术军官领队设防……

 

马江江面上的情形,和岸上一样忙得热火朝天。船政大臣何如璋电报停泊各处的船政水师军舰火速回家助防,张佩纶则在四处求援,要求以往调用过福建船政军舰的北洋、南洋、浙江、广东各处,尽快放这些军舰回闽。近在家门的“扬武”、“福胜”、“建胜”则终日整饬船务,以往为了节省维持经费而空缺的炮手名额在设法填补。

 

和中国军舰一样忙碌的,还有另外的一股海军力量。从各种途径得知法国勒索中国赔款,威胁要攻取马尾、基隆等消息后。既是为了保护侨民,同时也带有观战,打探中法舰队底细,以及福建船政底细的目的,各国远东海军纷纷派出舰船开进马江围观。1884712日,美国亚洲舰队司令戴维斯(John Lee Davis)乘坐排水量1375吨的炮舰“企业”(Enteprise)首先进入马江,停泊在马尾江段观察局势。紧接着,英国中国舰队司令陶维尔(Sir William M.Dowell)率领旗舰明轮炮舰“警戒“(Vigilant)、巡洋舰“冠军”(Champion)、巡洋舰“蓝宝石”(Sapphire)、炮舰“梅林”(Merlin)也陆续奔赴马江。

 

就在美国“企业”号到达马江的同一天,法国政府经议论通过后,向总理衙门提交了一份最后通牒,要求清政府在719日之前就250亿法郎赔款、支付法国东京远征军驻扎费用做出明确表态,否则“法国政府将迳行取得其应有之担保与赔偿。”713日,法国海军和殖民地部部长电令正在上海的孤拔,要求“派遣你所有可以调用的船只到福州和基隆去。我们的用意是要拿这两个埠口作质,如果我们的最后通牒被拒绝的话。” 得到命令当天,停泊在上海的法国东京支队三等巡洋舰“阿米林”(Hamelin)就作为先锋,被孤拔派遣首先南下。714日,法国驻福州领事白藻泰(Comte G.de Bezaure)正式通报闽浙总督何璟,当天将有2艘法国军舰进入马江。

 

第一次鸦片战争之后,福州作为五口通商的重要口岸之一,对外国船舶开放,成为条约港。事前经照会、通知,各国军舰都能自由进入马江停泊。眼下法国领事已经前来照会,明知道法国军舰来者不善,但中法并没有正式开战,按照条约并不能对其阻拦。就如何应对这一难题,张佩纶立即与闽浙总督何璟、福州将军穆图善、福建巡抚张兆栋等会商,何璟出示4月间军机处下达的“彼若不动,我亦不发”,必须等到法国军队登陆上岸才能动手的命令,最终“众议不敢阻,阻亦徒费口舌,两轮亦尚无碍。”讨论结束后,张佩纶立即电报军机处,认为如果遵照此前军机处的命令,“必俟其扑犯登岸,彼已深入,我不得势,”请军机处就此熟商给予明确指示。

 

在中国军民的众目睽睽下,法国军舰“阿米林”缓缓开入闽江,犹如示威游行一般向马尾方向耀武扬威驶来,不过紧接着发生的事情让法国海军大大丢了一把脸。“阿米林”在航行到靠近八旗水师圆山水寨附近时,竟然触礁遇险。此后“阿米林”求助于英国中国舰队,帮拖带往香港入坞修理,看到法国军舰出了洋相的张佩纶,认为马江水文也是拦敌的一大法宝,立即通知海关以及沿江海,禁止给法国军舰引水。令张佩纶预料不到的是,孤拔很快以每人4000两白银、双倍引水费的巨额费用,将福州海关的5名引水员(2名英国人,2名德国人,1名意大利人)收买。更令张佩纶想不到的,是军机处第二天给他的回复。

 

715日,军机处就前一天张佩纶的电请回复,命令张佩纶等“当向法领事告以中法并未失和,彼此均各谨守条约,切勿生衅,该国兵轮勿再进口”,如此软弱的电令,那句劝说法国军舰不要再进马江的话显然只是敷衍应付。幸亏电报末尾还有一则通报,总算没有让福建官员完全失望。称穆图善之前所作关于南、北洋调派军舰增援闽防的请求已获批准,已经电谕南北洋大臣。不过张佩纶等不知道的是,所谓电谕南北洋派出军舰增援的是一份怎样的命令:“现在该省尚无紧信,如果法逞强开衅,李鸿章、曾国荃如能拨船缀法舰牵制,使其不敢深入,即著临时设法援应。”之所以上演如此一幕,根层原因在于清廷中枢的首鼠两端,在醇亲王、左宗棠等影响下,酿成观音桥事变,而当看到法国人拿出的橄榄枝和大棒时,尤其是法国军舰真的在中国沿海虎视眈眈,让军机处一些官员又有些犹豫了。

 

716日,又一艘法国军舰进入马江,抛锚在罗星塔附近。这次到来的军舰虽然外形并不出众,但是桅杆上飘扬的旗帜足令人注目,孤拔乘坐“窝尔达”到来了。得悉孤拔到来,张佩纶再度急电军机处,请求如果清廷不准备在和谈中向法国让步,应在决裂前提前12天赶紧通知福建,“庶闽军得先下手,否则彼内外夹攻,中其奸计也,勿忽此言!”[5]孤拔亲自抵达马江,显然有着某种预示,在其之后,东京支队和中国、日本海支队的舰只源源不断开来马江。17日,马江江面上的法国军舰再增加1艘,炮舰“益士弼”(Aspic)到来。18日,巡洋舰“杜居土路因”(Duguay Trouin)、炮舰“野猫”(Lynx)也已赶到。

 

距离719最后通牒到期的日子仅剩下一天,马江之上风云巨变。

 

“吓退曹兵”

1884719日,张佩纶在福州行署内坐立不安,有关中法交涉的相关消息军机处始终未作通报。入夜时分,译电局收到李鸿章的电报,对张佩纶及马江局势悬系之至的李鸿章,根据当日自己打探到的情报,急电张佩纶。李鸿章的消息来源也并不是军机处,而是当天就近询问法国驻天津领事林椿(P.Ristelhueber)的结果,林椿称20日下午3时是最后期限,届时如果福建方面不主动让出船政厂区,“彼必开炮”。李鸿章在电报中隐含了自己的建议,即“若不阻,彼亦不能开炮,或尚可讲解”,即希望张佩纶搬空船政机器后,主动让出厂区。“望相机办理,且勿躁急,公屯马尾非计。”

 

实际上,当天经海关总税务司赫德的建议,军机处正式宣布派两江总督曾国荃与法方进行上海谈判,因为最后通牒在19日期满,赫德与法国公使巴德诺(Jules Patenotre)交涉,反复辩论,最终巴德诺初步答应延期8天,向法国政府申请后再作正式答复。另外,既然中法已进入谈判渠道,法方表示谈判期间孤拔不会采取军事行动。令人极为费解的是,这样的一份重要情报,军机处竟然未对沿江海的督抚们做出通报。

 

719日深夜,福州一带大雨瓢泼,得到李鸿章的电报后,张佩纶急得五内俱焚,一面心底咒怨毫无声息的军机处,一面想着如何应对变局,此时距离明天下午3时的最后期限仅仅只剩下10几个小时的调度时间了。张佩纶最终做出据守船政,不惜与法军一战的决心,为防消息扩散,引起群情恐慌,明日将有大战的预告只限定在督抚等大员的范围内。时间已经不容许幻想外界的援军,惟有的办法就是从速加强马尾防御实力。张佩纶立刻看中巡抚张兆栋留防省城的福靖军,既然法国军舰进攻的目标已经确定就是马尾,福州省城的守御急迫性就降了一等,张佩纶挑出精锐的福靖左、右2营(营官分别为花翎尽先补用游击胡连升、朱文龙),命令记名提督黄超群率领,“由陆潜进。”自己则乘小火轮,带领亲兵连夜冒雨赶往马尾。

 

“省城人心惶惶,督蓄匕首,盐道买精金备走,友山(巡抚张兆栋)与有年劝勿出兵,然佩纶安能已哉?!但此举本不计利钝,以尽吾事。”

 

2营福靖军在福州通向马尾的山路上顶着大雨艰难前进时,马江江面上船政水师已经处于高度警戒中。得到李鸿章电报的2天前,目睹到达马尾的法国军舰越聚越多,船政水师的设防提前开始布署。张佩纶与船政大臣何如查经过会商,定下了一个水上应对之策。

 

广东籍的“扬武”舰管带张成,是船政学堂首届毕业生,与同为广东籍的老乡兼同学邓世昌一样,都是因为原有一点西学功底,才被选入船政陪太子读书的外省籍学生。由于籍贯的关系,毕业后没有得到出洋留学的机会,而是在船政水师当上了轮船管带,历任“海东云”、“靖远”、“扬武”、“永保”等舰管带。期间曾指挥“海东云”小轮船救护遇险民船,“以一叶小艇出入惊涛骇浪之中十余次,拯救二十余命”,深受船政大臣沈葆桢赏识。北洋水师创办时,从福建选拔人才,张成被选中,管带北洋新购的蚊子船“龙骧”,被李鸿章认为是可造之才。旋后因人才难得,被沈葆桢调回船政水师,出任扬武管带兼船政水师营务处,所留下的北洋水师督操职务由丁汝昌继任。1884717日被船政大臣何如璋紧急召见,任命为马江上现有3艘中国军舰的统领,去执行一项危险任务。

 

张佩纶、何如璋计划,以“扬武”、“福胜”、“建胜”3舰贴近马江上的法国军舰停泊,“与敌船首尾衔接相泊”,一旦发现法国军舰有异常动静,“即与击撞并碎,为死战孤注计”。在航道狭窄的马江江面上,而且是战端未启,主动权在敌手的局面下,这种紧贴对手,猝发撞击的战术的确是一手高招。可是无论是巡洋舰“扬武”,还是蚊子船“福胜”、“建胜”,船身都并没有撞角,采用撞击战术,无异于玉石俱焚的自杀攻击。17日当天,马江江面上的法国军舰共有“窝尔达”、“益士弼”2艘,经过布署,“扬武”舰以舰首对准敌方舷侧中腰的姿态,紧密看住“益士弼”,“福胜”、“建胜”蚊子船用船头大炮火力瞄准“窝尔达”,各舰与法国军舰的间距都不超过50米。

 

与中国军舰“相伴”了整整3天,20日天色破晓后,孤拔在“窝尔达”的飞桥上突然发现,福建船政厂区,以及附近江边,到处都是中国军队的旗帜,一夜之间中国人犹如变魔术一般将整个马尾变成了大兵营。20日黎明,张佩纶和黄超群的福靖军陆续赶到马尾。张佩纶立即命令黄超群布迷魂阵,“沿途多张旗帜,列队河干疑敌”,这种中国古代战争中屡见不鲜的招数,没想到居然真的唬住了孤拔。孤拔在上海得到命令南下马江后,尽管支队所有能够进入浅水的军舰,几乎都被他调来马江备战,时刻做好开战的准备,但是直至20日,孤拔并没有收到任何关于向船政进攻的命令。相反,中国方面剑拔弩张的情形,倒是把孤拔吓了一跳,以为眼前的迹象表明,中国方面要突袭开战。

 

根据张佩纶等人后来的报告,当天孤拔向停泊在“窝尔达”附近的中国军舰询问,“疑我欲战”。得悉这一消息,张佩纶命令由张成向其答复,“中国堂堂正正,战必约期,不尚诡道”,告诉孤拔“无用疑惧”。之后的情况有点出乎张佩纶的预料,孤拔居然邀请张成面晤,“词气平和,言中国对我有礼,闻百姓惊疑,我船亦拟先退2艘”。至20日下午3时,法国军舰根本没有发起进攻,反而是通宵用探照灯照射江面,防范偷袭,21日清早2艘法国军舰果然调离马尾。这一联串情况,令张佩纶大喜过望,认为法国人提出的所谓最后通牒,不过是虚声恫吓,被自己在马尾布下的严正以待的局面吓退了,“敌本虚声,亦即中止,今退去2艘,吓我不动,去吓老穆(穆图善)矣。”“敌舟望见旌旗,遂亦无事。”但在孤拔看来,却是截然不同的理解,孤拔率舰进入航道狭窄的马江,迟迟得不到进攻的命令,每多待一天就多一分被中国人偷袭的可能,倘若中方发起突然袭击,关门打狗,自己带来的这几艘军舰能否全身而退,是个极大的问题。目下自己的安排,孤拔认为一举两得,既是对中国人使了疑兵之计,让中国人在自己主力聚集起来之前,不实施偷袭行动,同时调离马尾的2艘军舰也不是白白而去,实际是改停泊到马江入海口的门户长门、金牌江峡,以防中国人封锁江口。

 

误打误撞中,都以为自己的疑兵之策获了成功,都认为百万曹兵被自己的妙计吓退的张、孤诸葛,又进入了下一轮无声的较量。

  评论这张
 
阅读(1076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