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悦的博客

漫步,在海之滨

 
 
 

日志

 
 
关于我

江苏靖江人,现居山东威海。专注于海军史、甲午战争史和近代史研究,山东史学会甲午战争专业委员会委员,著有《北洋海军舰船志》、《碧血千秋》、《沉没的甲午》等,在《现代舰船》杂志辟有中国舰船史专栏。很高兴借助网易博客和各位朋友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中法战争(26) 南洋水师遭遇孤拔舰队  

2010-07-13 18:19:26|  分类: 中法战争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法战争(26) 南洋水师遭遇孤拔舰队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参加北上搜寻中国军舰行动的法国军舰“梭尼”。

超、扬北返

究竟怎样来开展援台的问题,还在清廷和督抚大员中热烈地讨论。万里城和吴安康则就援台在技术层面上着手预作准备。

 

查看完南洋水师调用的军舰,万里城认为其中的“威靖”舰样式过老,蒸汽机、锅炉均高出水线,作战时极容易受伤。而且“威靖”舰小,炮位少,航速也慢。于是建议另换1艘,经过检视,体形高大、炮位众多的巡洋舰“驭远”入选。

 

根据实际查验的情况,万里城还对援台各舰提出了不同程度的修改要求。德国建造的“南琛”、“南瑞”因为工厂施工时对原图纸做了不少改动,结构的合理性、机动能力都不如福建船政造的母型“开济”,在万里城建议下,“南琛”、“南瑞”主炮炮座下加铁柱6根作为结构加强。所有援台的5艘军舰,均在舵楼外包覆2英寸厚钢板,以防备法国军舰大量装备的哈乞开司5管机关炮。另外,除“南琛”原装备有2门哈乞开司5管机关炮外,包括“超勇”、“扬威”在内的其他军舰都没有这项高射速武器,经过会商,李鸿章决定将为“定远”级军舰购买,预储在上海地亚士洋行的12门这种机关炮全部调出,先装上援台军舰。

 

硬件之外,万里城发现南洋水师的训练的确大成问题,基本停留在各舰各自为政的训练层次,几乎没有近代化的编队训练基础。万里城又临阵抱佛脚,将南北洋军舰混编进行阵型、旗语等战术强化训练。“吴安康转述式百龄之语,出洋鏖战,进止迟速分合,皆有一定机宜,旗语各不相同,号令宜归画一,必须七船在江合操数次,互相练习,俾各船兵勇咸知旗语,最为紧要。”

 

正当援台舰队在紧张准备出发之时,距上海几千里外的朝鲜半岛上,一场又是因为属国而起的风云目不暇接地上演了。抓住中国与法国交恶的机会,日本政府和其支持的朝鲜亲日改革派,发起了旨在冲击朝鲜中国宗藩关系的维新政变。1884年12月4日,朝鲜汉城为庆祝电报局落成举行宴会,预料到掌握政权的闵姓外戚大都会参加宴会,以金玉均为首的亲日开化党人在暗杀的枪声中开始了政变行动。随即在日本军队支援下攻入王宫,宣布成立亲日政府。第二天,朝鲜汉城爆发了民众冲击日本使馆的反日活动。12月6日,中国驻朝军队攻入朝鲜王宫,抓捕开化党人。朝鲜局势发生巨变。

 

感觉到朝鲜事态严重,李鸿章于12月10日紧急上奏,认为朝鲜事变较台湾更为紧迫,请求将南北洋援台舰队火速调派朝鲜,并再派出1、2艘前往日本威慑,“东驶朝鲜,援应弹压。以敌法船不足,以遏日谋尚足壮声势。”清廷经过讨论,决定南北并重,下令只调“超勇”、“扬威”北上。德国顾问万里城经李鸿章询问,也随舰北回。

 

12月14日,清政府又紧急电旨修改前命,要求“超勇”、“扬威”继续留在援台舰队内,改调南洋水师的“澄庆”、“驭远”北上。李鸿章以“澄庆”、“驭远”尚不知在何处,何日能开,恐有迟误为由,提出异议。15日清廷下密旨收回前命,要求“李仍将北洋两快船调回,俟船到即饬丁汝昌酌带队伍驶行。南洋援闽五船,着电知曾仍遵前旨办理。”

 

12月16日午后,“超勇”、“扬威”拉响汽笛,在盘桓沪上近1月之后,重新北返,德籍总教习万里城也随船而去。清政府中枢对北洋将2艘主力舰重新调回的行动本就心存不满,而屡屡电令万里城等德员留在南洋参加援台行动,又被拒绝,万里城这个德国人不久就渐渐从中国海军史中淡出了。

 

对中法战争中这段北洋水师舰船来而又去的历史,很多论著将其归结为是李鸿章内心里不敢和法国军舰开战,然而却很少有人注意到当时朝鲜局势的现实紧迫性。更鲜有人注意的是,朝鲜甲申政变发生后,孤拔舰队曾计划派出军舰北上,拦截中国前往朝鲜的运兵船只,借助甲申事变要挟清政府就范。倘若当时中国北方没有一支具有一定力量的舰队,后果不堪设想。

 

“上海邵道电称:与式百龄晤商,据云七船援台,本无把握,再减两船更为难。我固愿北,惧违旨,南船非素习,非操演月余不能成行等语。询以援台之策,半晌无言。”

 

南洋水师出动

听到“超勇”、“扬威”要被北调,赋有海战经验的德籍洋员式百龄就感到援台活动希望渺茫,坚决要求北上。此时,无论是“超勇”、“扬威”还是式百龄都已离去,根本没有近代海战知识的援台南洋军舰统领吴安康,更是感到茫然无措。

 

12月17日,清廷下旨,委任湘军水师老将杨岳斌一面率领所部乾军赴福建准备渡海援台,一面负责“调度南洋五船援台”。在进行万里城布署的舰船改造以及武备添置等工作同时,吴安康溯江而上,在芜湖找到了新上级杨岳斌,请示机宜。旧式水师出身的杨岳斌,对近代化海军的了解并不比吴安康多,所作的训示空话连篇。“饬令吴安康钦遵谕旨,刻日在沪整备各件,添安炮位,探明前路的实情形,开驶出洋,以便相机乘隙稳慎前进,方不致挫败取辱。”南洋大臣曾国荃将这番情形上奏后,清政府立即下达了援台舰队出发令,更为重要的是,对援台策略做出了明确布署,“即日前进马祖澳”。

 

鉴于南洋水师缺乏近代化的海上指挥、联络知识,此次又是5艘军舰大规模出动,加上部分军舰里还有德国雇佣来的管轮、炮手等洋员,“吴安康一人指挥其间,耳目难以周到”,曾国荃又为吴安康添加了一名副手。由苏松太道邵友濂推荐的候补副将丁华容,曾经跟随曾纪泽出使英、法、俄国,掌握英、法文,被扎委为援台舰队营务帮办。

 

1885年1月18日,天气阴霾,南洋水师援台舰队从吴淞口起航,踏上了前景莫测的南下之路。统领吴安康以“开济”为领队旗舰,帮办丁华容则驻在队尾的“澄庆”舰上,以互为联络。全舰队的5艘军舰管带分别为:“开济”舰管带尽先副将升补吴淞营参将徐传隆,“南琛”舰管带记名总兵袁九皋,“南瑞”舰管带副将衔尽先参将徐长顺,“澄庆”舰管带留闽尽先游击蒋超英,“驭远”舰管带副将衔补用参将准补太湖右营都司金荣。除“澄庆”管带蒋超英是福建船政后学堂一期毕业,且曾留学英国的科班外,其余4人均没有接受过正规的近代海军教育。

 

5艘中国军舰出洋后的情形,显得极不正常。可能是出于对直驶马祖,必然会与法国军舰发生的遭遇战缺乏信心,南洋援台舰队竟然在浙江沿海转起了圈。一路停停走走,进进退退,26日停泊在浙江玉田,到了月底才到达玉环,2月初则干脆在温州一带停留不前。

 

有别于这支舰队缺乏信心的真实情况,援台舰队从上海出发时,当地各种报纸都加以特别报道,称这意味着中国海军南下报复法国人。随即类似的新闻又传至海外报媒,一时间媒体成了援台舰队实力的放大镜,沸沸扬扬的炒作报道,将南洋水师出动的声音也传到了孤拔的耳中。

 

1月末确知有5艘中国军舰南来的消息后,孤拔以极高的效率完成了远东舰队的重新布署。封锁台湾海峡的任务,他转交给利士比负责,相应的舰只也做了很大调整。台湾北部海域由“拉加利桑尼亚”、“窝尔达”、“阿达朗德”、“德斯丹”执行,南部海域由“费勒斯”、“香伯兰”号执行,其余的主力舰只纷纷聚集向马祖。

 

2月6日,马祖聚集起了一支力量雄厚的法国舰队,“巴雅”、“凯旋”、“杜居土路因”、“益士弼”、“梭尼”、“尼埃利”、“警戒”、Rigault de Genouilly。2月7日上午10时,孤拔在旗舰“巴雅”上下令起航,中午时分全队向北搜索截击中国援台舰队。连续几日的搜寻,孤拔带领舰队一路到达了舟山附近,但是没有发现一丁点中国军舰的踪迹,根据获得的中国舰队出发日期来看,还没有找到中国军舰着实是一桩奇怪的事情,“大家都失望了,人人焦急地问是否要被迫而放弃这次狩猎计划”。2月10日下午,“杜居土路因”因为煤舱即将耗尽,被迫离队独自前往基隆补给。孤拔也失去了继续搜寻舟山群岛的耐心,甚至怀疑中国援台舰队是个虚假的消息,而决定直接向长江口方向前进。

 

        2月11日清晨,法国舰队在向长江口航行的途中,停泊大赤山锚地时,通过电报站得到了一条来自上海的消息。神秘的情报提供者向法国舰队告知,中国南洋水师五舰正停泊在浙江三门湾……
  评论这张
 
阅读(2237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