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悦的博客

漫步,在海之滨

 
 
 

日志

 
 
关于我

江苏靖江人,现居山东威海。专注于海军史、甲午战争史和近代史研究,山东史学会甲午战争专业委员会委员,著有《北洋海军舰船志》、《碧血千秋》、《沉没的甲午》等,在《现代舰船》杂志辟有中国舰船史专栏。很高兴借助网易博客和各位朋友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找到经远舰水下迷踪并不难  

2011-01-12 12:34:23|  分类: 研究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找到经远舰水下迷踪并不难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2011新年伊始,《辽宁日报》登出一篇整版文章“经远舰水下迷踪”,大意是强调甲午战争中在大东沟海战沉没的北洋海军“经远”舰并不沉没在大东沟附近,而应该沉没在辽宁庄河黑岛海域。文中轻描淡写地把“一位山东学者从日本防卫厅自卫队史料馆里”找到的反对这一观点的证据一笔带过,而是着重肯定“黑岛旅游度假区的副总经理”的观点,即“我认为经远舰就在那片水下。”

本人恰好就是那位找到日本资料的“山东学者”,之所以会在文章中被提到,估计因为去年所写的对庄河当地鲁莽地认定“经远”行为进行商榷的文章。既然报纸惜墨如金,不愿正面我的质疑,就权且在博客上将质疑文章公布。相信只要仔细看完这篇文章,想要找到经远舰的水下迷踪并不困难。

 

《辽宁日报》的文章版面设计得极为花哨有趣,说的是“经远”的事情,便便题图配了一副“靖远”舰的照片,插画画的沉没的军舰却又是一艘北洋海军的“定远”级军舰,真可发一大笑,却也恰好和地方上为了繁荣经济而任意指点历史的行为相称。先将《辽宁日报》的版面图贴在文前,博诸君一乐。

 

 
 

 

庄河甲午史事考疑一题

——北洋海军“经远”舰沉没于庄河黑岛说析辨

 陈悦

黑岛沉没说大致情形

“经远”舰(H.I.C.M.S King Yuen)是中法战争结束后,清政府向德国伏尔铿造船厂订造的一艘装甲巡洋舰,属于洋务运动时代北洋海军的主力战舰之一。1894年9月17日爆发的黄海大东沟海战中,由林永升管带的“经远”舰排列在北洋舰队阵型左翼,与邓世昌管带的“致远”结为姊妹小队,奋勇作战,当天下午3时30分后,遭日本第一游击队聚击,最终不幸于下午5时29分战沉。[1]

 2009年11月29日,《大连日报》刊发了署名战成仁的文章,“甲午海战沉船,岂容私自打捞——保护‘经远’舰残骸迫在眉睫”的文章,援引“老一辈黑岛人”的说法,称“经远”舰即沉没于庄河境内的黑岛镇附近海域。

老一辈的黑岛人曾目睹了这场壮烈的战斗。他们说海战是在当时午饭后约一个多小时转到黑岛海域的。当时人们正在山上干活儿,忽听海面上传来隆隆炮声,隐约可见在炮火和硝烟的笼罩下舰船相互追逐的情景。海战结束的翌日,到老人石附近赶海的黑岛居民碰见十多个海战中幸存的“经远”舰水兵,渔民把他们解救上岸。

被解救的水兵叙述了海战过程:中日甲午海战场面十分激烈,当战斗转移到黑岛老人石附近时,“经远”舰管带林永升负了重伤,情况危急,但林永升下令与敌舰决一死战,以致日舰仓皇逃跑。而在追逐中不幸中鱼雷,林永升和大部分士兵英勇捐躯,壮烈殉国。[2]

在同版报纸上,另登载张天贵作“黑岛人民心目中的‘林大人’”一文,用恍若亲临其境的“据说”,进一步肯定“经远”舰就是沉没在黑岛。

据他们说,是清朝北洋舰队同日本舰队打起来的。他们所在舰是“经远”舰,管带林永升。林大人在这场反侵略作战中,表现英勇果敢。“经远”舰在他指挥下,曾击伤日舰数艘,自舰也受伤。在这种情况下,有人提出向黑岛抢滩逃命。林大人坚决表示:“我们要同‘经远’舰共存亡,不能抢滩而逃。若逃向陆地,敌舰追来,向岸上开炮轰击,这一带黎民百姓就要遭殃。大家要听从指挥,继续同敌人决一死战!”“经远”舰向西追击敌舰“赤城”号,被敌人用鱼雷击中。舰身将沉没时,众人给林大人救生圈,让他逃命。他说:“你们逃吧,我要同‘经远’舰共存亡。”说完,进官舱将门关上。林大人爱国爱民的崇高精神,深深地感动了黑岛人民,传颂不泯[3]

“经远”舰沉没在黑岛的消息一经提出,立即在国内外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紧随其后,12月16日《大连日报》头版登载徐举、景华的报道,“庄河黑岛‘经远’被当废铁,海盗敲响警钟”,称有人在非法打捞“经远”舰。[4]18日,同报刊发高欣、徐举的报道“英雄‘经远’身世显,堪与‘致远’相媲美”,称“记者通过深入调研与采访发现:林永升和经远舰在诸多方面足以与邓世昌和致远舰相媲美,具有很高的历史与人文价值。”[5]21日,该报发表徐举的报道,“‘经远’岌岌可危,打捞势在必行”。[6]

这些联串的新闻报道,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语调肯定了“经远”就沉没在黑岛,勾勒出了“经远”舰黑岛沉没说。“经远”的沉没方位和沉没时的细节,对历史研究者而言,其最重要的价值就在于能够为甲午黄海大东沟海战的研究提供新的研究材料,而要证明这些说法的史料价值,首先需要考证其真实性。

 

黑岛沉没说的史藉依据

《大连日报》刊载的关于“经远”沉没在黑岛附近的连篇报道,所给出的依据大都是一些村民、老人的回忆和口说介绍,由于采访的时间已经是现代,受访者都不是甲午战争时代的亲历者,经过口口相传而来,这些没有确实来由和证据,又非当事人亲口所述的传闻,其实并不具备什么史料价值。

惟有的重要记载是2009年12月18日刊出的“英雄‘经远’身世显,堪与‘致远’相媲美”一文,在引用了几位老人的讲述故事后,记者分别提到了1921年和1934年版本的《庄河县志》,称县志记载的有关内容与这些老人的讲述对应,由此可以认为,这两部县志的有关记载,就是黑岛沉没说的史藉依据。

1921年出版的《庄河县志》中,卷十二·艺文中收录有一篇名为“镇海侯林公祭文”的祝祭类文章,作者和创作时间不详,仅注为“前人”作,全文内容如下:

甲午之役我“靖远”(原文如此)舰被日军击沉于虾老石之东,民国六七年间土人发起拆舰事业,殉舰镇海侯林公大显灵异,人莫敢动,因集资为公建祠,招公及氏族之魂以祭之,曰:

呜呼!伟哉我侯,名震全球;哀哉我侯,命丧洪流;卓哉我侯,名著千秋。甲午之战,惊雷驰电,侯承帅命,统师救援,军舰四艘,奔流似箭,我侯情迫,以住待客,敌众我寡,一可当百,方期成功,即在旦夕,孰料敌人,兵集如鳞,枪林弹雨,两舰沉沦,一舰逃走,侯志莫伸,尚存只舰,未逐波臣,欲求生命,宜遵海滨,舍舟登岸,俱可全身,侯乃矢志,不向岸舣,振我兵威,激我壮士,以身先之,思雪国耻,逃而且降,非奇男子,呜呼!我侯生命已休矣,兵卒五百与水沉浮,捐躯殉国,恨未雪仇,虾老石边空余一拳,过其地者回溯当年忠魂毅魄,大义凛然,兹建侯祠兼缀祝词,生不苟免,殁令人思,惊涛骇浪,柱石长支,虾老石之名藉侯同埀同饗[7]

这篇祭文称甲午战争时代,北洋海军的“靖远”舰在庄河境内的虾老石附近被日军击沉,林姓指挥官战死,1917、1918年间,有人想要捞拆这艘沉舰,林姓指挥官显灵等事。但是“靖远”舰历史上的沉没地是山东威海,与庄河毫无联系,显然是“经远”之讹。另外甲午战争中也未出现有林姓指挥官率领四艘中国军舰“统师救援”作战等事,总体显得叙述十分混乱。《庄河县志》登载这篇祭文时,旁注称该事的详述在县志军事门中有更为详细的记载,但囿于版本的获得问题,笔者在国图藏本中并没有找到对应内容。

伪满时代,1934年《庄河县志》再修出版,新版的县志里基本全貌保留了这篇祭文,[8]更为重要的是,34年版县志的军事卷里,没有具明作者的一篇甲午战史文章中,发现了与祭文内容相关的更进一步的描述。

……清海军军舰,自鸭绿江之败退至县属海中獐鹿岛前,共四艘,被日军击沉者二,一舰为方谦(原文如此)所统率,沿海西逃,其一为林钟卿所统率,是时舰在虾老石东八里许,士卒皆请林就岸,林不肯,躬亲弹丸以战,未几左臂中伤,舰亦被突突被击碎,林知事去,偏锁舱门,危坐以殉,诏封镇海侯,舰内军士五百人,泅而得逃者仅十人[9]

与祭文相比,这段文字虽然篇幅不长,但记载更显条理,直接指出在黑岛虾老石东沉没的是林永升(字钟卿)指挥的军舰,可以认为是现代用以支持黑岛沉没说的最关键史料。

 

黑岛沉没说史藉依据的史料问题

1894年9月17日黄海大东沟海战进行到下午3时30分后,随着北洋舰队“致远”舰不幸战沉,立刻发生了“济远”、“广甲”脱队逃跑事件。北洋舰队阵型左翼仅剩“经远”一舰,也因重伤燃起大火被迫向战场外退离,途中遭遇日本第一游击队截击,“经远”最后战沉的史事就发生在这一阶段。

根据《庄河县志》记载,“经远”舰在败退途中经过虾老石以东的位置时,将士请求管带林永升下令弃舰登岸,为林拒绝,后在作战中舰体被击碎,林永升将自己自锁在舱室内与舰同殉。

而关于“经远”舰沉没情况的问题,早在甲午战争当时中日双方的公文报告中就有涉及,是就所记内容而言,其实与《庄河县志》的记述存在着很大的区别。

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海战后的正式报告称“经远”是在管带林永升中炮阵亡后,才遭到日舰截击和最终战沉的。

……自“致远”冲锋击沉后,“济远”倡首先逃,各船观望星散,倭船分队追赶“济远”不及,折回将“经远”拦截击沉……“经远”同“致远”一样奋勇摧敌,闻自该船主中炮阵亡后,船方离队[10]

北洋大臣、直隶总督李鸿章向清廷申请为海战殉难将士优恤的奏折中,也提及了林永升阵亡和“经远”沉没的具体情况。

“经远”先随“致远”,管带林永升奋勇督战,突中敌弹,脑裂阵亡。“济远”先被敌船截在阵外,及见“致远”沉没,首先驶逃,“广甲”继退。“经远”因管带既亡,船又失火,亦同退驶。倭始以四船尾追“济远”、“广甲”,因相距过远折回,乃聚围“经远”,先以鱼雷,继以丛弹,拒战良久,遂被击沉[11]

综合上述两份原始档案可以看到,林永升的阵亡时间是在“经远”舰尚未退离战场之前,阵亡的形式也不是所谓自锁在舱室内坐而待毙,而是非常惨烈的脑裂而亡。

作为旁证,大东沟海战过后,参加此战的北洋海军总教习德国人汉纳根在给李鸿章的汇报中,也提及了“经远”舰确曾有与“致远”一起冲击日舰的举动,“‘致远’号舰长和‘经远’号舰长率舰全力向日本第一游击队冲锋,是果断勇敢的举动……在日本第一游击队左舷火炮的猛烈射击下,‘致远’号沉没,‘经远’号燃起大火。”[12]

1918年,民国政府海军部编纂的官方军史《海军实记》中,在涉及林永升殉国细节的部分,也称是“中弹破脑而亡”。[13]

由此不难看到,《庄河县志》中所载的林永升阵亡等问题,均存在严重的失实之处。独立的这份20世纪2、30年代地方志中出现的文字,和众多当年海战当事人的报告公文相比,根本不具备可靠的史料价值,不加对比,就以这份根本无法站立的孤证说明“经远”舰沉没于黑岛海域,未免过于莽撞。

 

“经远”沉没地问题

“经远”舰的具体沉没地,是黑岛沉没说中的关键。尽管通过分析,已可看明该说所依据的史料并不具备史证价值,但为了彻底廓清黑岛沉没说的真伪,下文仅就《庄河县志》资料里的沉没位置,与该舰真实的沉没情况做一对比。

《庄河县志》记载,“经远”舰沉没在邑境虾老石东八里许的位置,文词模糊,难以确识。而深以这份记载为是的《大连日报》系列文章,则给出了十分具体的位置。《大连日报》2009年12月21日刊载的“‘经远’岌岌可危,打捞势在必行”一文中,记者提及了一名42岁的潜水员姜世卫“2006年以来多次‘零距离’接触过经远舰。”这位潜水员颇为具体地描述了他所看到的“经远”舰沉船情况。

沉船点距岸边最近距离约4海里,在老人石礁东约1海里处。整个舰体离海面约13米,侧卧海底,舰首朝向西北,左舷在上,右舷在下。露出部分约40厘米,绝大部分被泥沙覆盖。船尾左侧有煤堆,周围寄生着很多蟹子、海螺等。舰面炮台等突出部分几乎被盗拆者拆没了,甚至能摸到挂在上面的渔网。钢铁外壳腐蚀得很厉害,用手就可以揭下来一块块锈铁皮[14]

这份资料提到了很多关键的信息。首先是“经远”沉没的位置在老人石礁(虾老石)东1海里处,这一说法与《庄河县志》的8里许存在明显的不同,但持黑河沉没说者却并不在意,令人费解。潜水员称舰体大部被泥沙埋没,露出泥沙外的部分约40厘米,加上距离海面的13米深度,可以大致得出该处位置水深在14米左右的印象。其次是沉船的姿态,称舰体以舰首朝向西北,左舷上,右舷下的姿态侧卧,还能判断得出舰面炮台的结构。如非特别留意,这样看起来十分详细的资料无疑会让人觉得“经远”沉没在黑岛虾老石附近的说法更为可信。

参加了黄海大东沟海战的另外一方,即日本方面,在海战过后也汇总了大量的战事报告和军事调查报告,其细节程度比中国方面更甚,其中有大量内容与“经远”舰相关。要判断“经远”沉没黑岛说的正误,这方面资料无疑具有极大的价值。

一、舰船沉没姿态

黄海大东沟海战中,参加追击和最终击沉“经远”的日本军舰共有“吉野”、“秋津洲”、“浪速”、“高千穗”等四艘,海战结束未久,各舰舰长均对战斗行动做出了汇报,其中涉及“经远”舰最终下沉情况的如下:

五时五分,敌前部炮台旋转失灵,此时敌舰朝向东方……敌舰内火势益炽,中部及后部火焰冲天,舰体渐渐向左倾斜,于是下令我舰取消鱼雷攻击。下午五时二十五分,我舰速力改为十二节,“来远”(原文如此,应为“经远”)倾斜益甚,其右舷螺旋桨已露出海面,军舰前部也燃起大火。下午五时二十九分,左舷舰首首先没入海中,随之军舰以船首向东、左舷先沉的形式沉没。(“吉野”舰舰长河原要一报告)[15]

五时,追至距离“来远”(原文如此,应为“经远”)3000米,猛烈射击,该舰燃起大火……五时三十五分该舰沉没。(“秋津洲”舰舰长上村彦之丞报告)[16]

五时十五分,我舰向“来远”(原文如此,应为“经远”)猛烈炮击,敌舰大火,且停止了开炮,舰体向左侧倾斜,五时三十九分沉没。(“浪速”舰舰长东乡平八郎报告)[17]

下午五时五分,我游击队追赶上“经远”,猛烈炮击,该舰先是后部被击中引起大火,继而军舰前部也发生大火。五时二十五分左右,该舰向左舷倾斜,五时三十七分沉没。(“高千穗”舰舰长野村贞报告)[18]

目击“经远”最后沉没的日方军官的记述是,“经远”是以左舷下,右舷上,舰首略朝东侧的姿态沉没的。这与黑岛沉没说中所称的舰首朝西北,右舷下,左舷上的姿态刚好完全相反,从沉没姿态判断,虾老石东1海里的那艘沉船与“经远”有根本的区别。

二、舰船沉没位置

甲午战争结束后,日本军方利用各类军事档案开始编纂官方军史,现代中国人视之为难解之谜的北洋海军甲午沉舰位置问题,在这部军史中早有直接的公布。包括“经远”、“致远”等在内的黄海大东沟海战沉舰,沉没当时日本海军即测定了准确的方位,战后更是立刻进行了探摸定位,其中“经远”的沉没位置信息如下。

沉没军舰:“经远”

沉没位置:石城列岛东方约20海里

水深:13寻

东经:123度33分

北纬:39度32分[19]

根据上述数据定位,“经远”沉没的具体位置距离虾老石极远,实际位于大鹿岛至石城列岛之间的海域,处在现代庄河鱼礁区和东沟鱼礁区的交汇点上,该处海底为沙泥底,经过百余年淤积,现代该处的水深只有18米左右。而黑岛沉没说指出的沉没位置虾老石的大致经纬度是东经123度17分,北纬39度37分,水深7米左右,由此往东推展1海里的海域与日方记录的“经远”实际沉没地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即,黑岛附近的沉船并不是“经远”舰。[20]

1894年10月13日,营业位置在日本东京京桥区木挽町二丁目十三番地的打捞公司负责人山科礼藏向日本政府提出申请,请求打捞大东沟之战沉没的中国军舰“致远”和“经远”,因为二舰沉没位置在公海,11月10日日本政府即批准了打捞请求,两艘中国军舰成为其私人打捞物,此后的具体打捞作业情况不明。[21]

 

结论

“经远”的沉没地问题,作为单纯的学术问题来看待,实际解题并不困难,只要有认真挖掘史料的精神,就不难查到有用的材料。但在现代为了发展地方旅游的大潮中,因为一则漏洞颇多的地方志记载,就能不详加考辨,而直接指认错误的目标,通过宣传竟然能使其几乎变成既成的事实。这类情况如果不及时予以辨析和纠正,一旦任其弄假成真,所将对学术研究带来的干扰和误导是显而易见的,这类现象值得史学界学者们予以特别关注,“古今史料,往往有伪托而出者,盖为别具用心,以求达成某种目的。一般用于宣传之目的者最为显著,史家自有责任辨正明白。”[22]

        近年来,涉及甲午沉船等水下文物发现的新闻消息在各地层出不穷,但往往在沉船的身份上都存在有贸然指认等不科学作风,而且动辄就计划采取打捞手段来出水。相比之下,如果少一份浮躁,多一点虚心静气的态度,多做基础资料准备、辨析,辅之以水下考古探摸,在获得充分史料为依据,或者获得重要船体标志物为依据的情况下,再来确定其身份,不仅会使水下文物产生更好的学术利用价值,而且也会使打捞、保护的成本更为经济。否则,如果贸然盲目打捞,兴师动众,大费金钱后,一旦打捞上来的并不是其所宣传的物品,恐将令人啼笑皆非。


[1] 有关“经远”的订购背景、设计建造过程、服役经历等情况,参见陈悦:《北洋海军舰船志》,山东画报出版社,2009年版,第153-178页。

[2] 《大连日报》,2009年11月29日,第B04版。

[3] 《大连日报》,2009年11月29日,第B04版。

[4] 《大连日报》,2009年12月16日,第A01版。

[5] 《大连日报》,2009年12月16日,第A05版。

[6] 《大连日报》,2009年12月21日,第A08版。

[7] 《庄河县志》,卷十二·艺文,奉天作新印刷局,1921年版,第21页。

[8] 《庄河县志》,卷十七·艺文·祝祭类,庄河县永源书局,1934年版,第50页。

[9] 《庄河县志》,卷十五·兵事志·兵役,庄河县永源书局,1934年版,第9页。

[10] 丁汝昌海战报告底稿影印本,原件藏于澳门博物馆。

[11] 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中日战争》3,上海人民出版社,195版,第134页。

[12] “汉纳根致李鸿章的报告,1894年9月17日海战”其二,影印本。

[13] 《清末海军史料》,海洋出版社,1982年版,第356页。

[14] 《大连日报》,2009年12月21日,第A08版。

[15] “1894年9月19日,军舰‘吉野’报告,大孤山冲战斗详报”影印本,原件藏日本自卫队防卫研究所。

[16] “1894年9月28日,战斗报告(黄海大孤山冲战斗)”影印本,原件藏日本自卫队防卫研究所。

[17] “1894年9月20日,报告”影印本,原件藏日本自卫队防卫研究所。

[18] “1894年10月2日,军舰‘高千穗’战斗记事报告”影印本,原件藏日本自卫队防卫研究所。

[19] [日]海军军令部:极秘《日清海战史》黄海役附图,未刊稿影印件。

[20] 经纬度以及水文等数据引自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司令部航海保证部:《鸭绿江口至海洋岛海图》,2001年版。

[21] 《大正八年公文备考·舰船》三,卷20,第1854-1857页。

[22] 王尔敏:《史学方法》,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128页。

 

本文发表于《大连近代史研究》


 

  评论这张
 
阅读(5745)|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