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悦的博客

漫步,在海之滨

 
 
 

日志

 
 
关于我

江苏靖江人,现居山东威海。专注于海军史、甲午战争史和近代史研究,山东史学会甲午战争专业委员会委员,著有《北洋海军舰船志》、《碧血千秋》、《沉没的甲午》等,在《现代舰船》杂志辟有中国舰船史专栏。很高兴借助网易博客和各位朋友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清末军舰系列第二十篇:“联鲸”、“舞凤”  

2011-02-12 08:32:49|  分类: 海军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末军舰系列第二十篇:“联鲸”、“舞凤”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文章节录:

 

 到达广东的“舞凤”,主要用作护法政府高级官员的乘坐舰,偶尔也执行些许内河缉盗的任务。因吨位小,且火力单薄,在广东诸舰中的重要性相对较低,因此在此后广东发生的炮轰观音山、陈炯明驱孙等一幕幕乱局中,侥幸地置身事外。因为连年缺乏妥善保养维护,1923年“海圻”等舰脱离广东北驶的行动中,“舞凤”因为轮机故障而未能参加。

    1924年1月,广东国民政府就“舞凤”舰提交的请拨修理费报告进行商议,区区492元,竟拖宕不决,直到2月才予定议。此后,“舞凤”舰的保养每况愈下,至1926年前,该舰长期失修,到了无法航行的地步,也在此时“舞凤”的舰名被变更,改为谐音的“武丰”二字,成了广东海军中一艘几可忽略的废舰。

    相比“舞凤”,“联鲸”的命运要好许多。1922年广东护法舰队人心摇动时,北京政府还特别派出“联鲸”搭乘海军耆宿萨镇冰前往广东,设法说动舰只北归。1927年,“联鲸”和闽系北京政府中央海军一起,倒戈投向国民革命军,应对当年频繁发生的北京政府东北海军南下报复性袭击活动,国民革命军海军采取守势,对长江下游一带水域实施划区分守。“联鲸”舰与长江炮舰“楚谦”以及“张”字鱼雷艇编为一组,负责镇江至南京江段的守御。

    4月间,孙传芳直系军队不甘心被国民革命军逐至江北,意图发起反攻,在扬州一带长江北岸向国民革命军控制的南岸炮击,并有渡江迹象。因海军主力大都集中于吴淞口防范东北海军,长江内的防御主要是小型军舰但当,由此“联鲸”在长江下游一展身手,一度成为令北军闻风色变的军舰。

    4月15日,“联鲸”开往镇江一带江面,炮击北岸孙传芳军。17日,“联鲸”配合“楚有”等舰向北岸都天庙炮台发起直接挑战。5月13日,“联鲸”又前往长江北岸,在江都三江营,泰兴天星桥,以及靖江的四敦子、八圩港一带北岸港汊进行巡弋威慑。

    8月中旬,孙传芳军卷土重来,在北岸扬州至仪征之间预备渡江,“联鲸”舰又被直接招致镇江段江面巡弋、防范。25日深夜,孙传芳军在南岸龙潭成功登陆,海军军舰急忙前往截击,发生了著名的龙潭之战。“联鲸”舰参加了30日进行的决定性战斗,建立战功。并于此后9月5日,掩护国民革命军成功强渡北岸,反击孙军。

    作为一艘并不以武力见长的座舰,1927年参与长江上的激烈战事,成了“联鲸”一生中最为英武的岁月。1929年,民国南京政府设立海军部,重新调整舰队编制,延续民国以来的传统,“联鲸”仍然被编在作为主力舰队的第一舰队名下,不过很快其命运就发生了重大变化。

    作为海洋国家的重要主权,以及海事活动的基础保障,对本国的江海水域的测量和海图绘制是十分重要的工作。清末创办近代海军之初,海道测量和海图绘制工作以及引水事务主要由海关负责担当。民国时代,于1921年将该项工作收归海军部管理,成立海道测量局,由陈恩焘任首任局长。南京政府延续旧制,仍设立海道测量局,调拨海军舰艇扩充测量队规模,对南京政府实际控制下的东南沿海及长江水道实施全面勘测。

    为了扩充测量舰规模,以尽快完成繁重的重新绘制海图任务,1930年11月24日,“联鲸”舰被拨归测量队作为测量舰,更名“皦日”。同年12月1日,由海道测量局测量课课张谢为良担任“皦日”舰长,舰上增加6名测量员编制,“联鲸”从此以全新的身份开始执行新的使命。随着职能的变化,“皦日”的武备也发生了变动,原先的4门47毫米机关炮本就火力不丰,此时更被全部拆除,代之以2门足称古董的25毫米“诺登飞”并列4管机关炮。

    1932年5月,由“皦日”舰长谢为良担任队长,“皦日”和同队测量舰“甘露”结伴,前往杭州湾北侧的乍浦实施测量,为在该处开建“东方大港”获取一手水文资料。旋后,“皦日”又到达上海,测量吴淞口航道,继而完成南通至江阴段长江航道的测量和绘图工作。[1]当年8-10月,“皦日”又负责在北岸靖江八圩港至如皋段,以及吴淞至江阴段江面检查航标。年末“皦日”航在南通附近江面突然被经过的日本日清公司商船“襄阳丸”撞伤,因测量工作繁重,仍带伤工作,与1933年1月进入江南造船所修理,经海军部与日清公司交涉,由日方照赔维修费用。

    此后数年里,海道测量局根据各测量舰的排水量、吃水深度不同,实施分区操作,“皦日”被安排在吴淞口至首都南京一段江面,检查维护航标设施,勘测河道的变化情况,绘制更新海图。

    1937年7月7日全面抗战爆发,南京政府海军开始预筹战备。鉴于中日两国海军悬殊的实力对比,被迫选择放弃外海,封堵长江,守御内河的守势策略。为防日本军舰深入长江,除布署阻塞线外,海军决定将各要口的航标全部破除。“所有航路标志,如灯标,灯椿,灯船,灯塔,及测量标杆等,酌定必要地点,以次破除,俾敌舰失去目标,不易活动”。

    8月11日,航标破除行动首先选择位于首都南京门户的吴淞口至江阴一段进行,“皦日”舰和“甘露”、“青天”测量舰以及“绥宁”、“威宁”炮艇一一将几年来历经艰辛布置的航标进行拆除。

    1937年8月13日,战况激烈程度空前的中日淞沪大战爆发。注意到中国海军在长江下游破除航标的行动,日本海军第三舰队命令由“八重山”、“坚田”、“保津”、“二见”、“拇”组成的第一警戒队负责在黄浦江至南通一带江面,监视中国军舰行动。

    26日清晨,“皦日”舰完成了在南通狼山至西周山江面破坏沿线灯椿的工作后,舰长刘世桢下令返回南通暂泊,以待完成接续的任务。就在返航南通途中,舰上观察哨突然发现有3艘日本军舰尾随,民国海军档案中未有敌舰身份的辨析档案,推测就是日本布雷炮舰“八重山”率领的第一警戒队军舰。“八重山”舰排水量1135吨,航速20节,装备120毫米主炮2门、12毫米维克斯机关炮2门,相比起“皦日”具有绝对的压倒性优势,更毋庸说日方还有另外2艘不知名的军舰。上午7时46分日舰首先开火,“皦日”的“诺登飞”机关炮所进行的还击根本无法形成威慑力,舰体立即中弹起火,随后不久日军战机凌空投弹,“皦日”舰带着无尽的遗恨没入长江之中,成为全面抗战爆发后第一艘与日本军舰正面交火后损失的中国军舰,遇袭中舰上列兵戴贵生、谢仁仁等阵亡殉国。

    将近一个月后,1937年9月,抗战烽火在南粤大地熊熊燃起。此前广东省江防司令部调动全省军舰,实施守口防御,一直留在广东的“舞凤”舰重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被派在珠江口磨刀门一带,与炮舰“江巩”等执行驻守任务,最终不幸被日机炸沉,也倒在了卫国的战场上。

    从此以后,中国海军再无专用座舰。

       全文刊于《现代舰船》杂志2011年03B刊


 

 

  评论这张
 
阅读(169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