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悦的博客

漫步,在海之滨

 
 
 

日志

 
 
关于我

江苏靖江人,现居山东威海。专注于海军史、甲午战争史和近代史研究,山东史学会甲午战争专业委员会委员,著有《北洋海军舰船志》、《碧血千秋》、《沉没的甲午》等,在《现代舰船》杂志辟有中国舰船史专栏。很高兴借助网易博客和各位朋友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揭秘“定远”馆 在日本寻找北洋海军的遗物(三)  

2011-02-24 10:03:47|  分类: 历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揭秘“定远”馆   在日本寻找北洋海军的遗物(三)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2010年7月25日                             礼拜天     晴

观“定远”馆

建在福冈太宰府的“定远”馆,因为取了北洋海军旗舰“定远”的名字,是北洋海军在日本遗物中名号最响的一处,也因此存在很多误读。很多人认为“定远”馆是一座关于“定远”舰的纪念馆,实际大误,只是一座以“定远”为名的房屋而已,就如同北洋海军访问日本期间常去的东京红叶馆一样,馆的意思乃屋舍也。

1895年甲午战争后,日本军队在威海和刘公岛驻扎,直到清政府偿付完全部《马关条约》赔款后,才接受英国政府的调停,从威海、刘公岛撤军。在此之前,因为预料到不会在威海长期占领,日军对所有带不走却仍然有军事价值的建筑、物资,诸如炮台工事、北洋海军的军舰残骸等,一律做了破坏处理。威海南北两岸的炮台工事拆除了武备后均被炸毁,以至于后来英国强行租借威海时,没有能够利用其恢复防御。沉没在威海湾中的军舰,日军则尽量设法打捞,搁浅在刘公岛海滩上的“定远”舰残骸更是做了彻底拆除。

当时从军舰上拆卸的材料,根据其用途,日军分作几种处理方式。大炮、炮弹以及各种可用的设备,都由日本海军军方拆卸,回国后充当被俘的同类中国军舰的备用零件。剩余的舰体残骸,一部分拆解、切割奉献给国内神社、学校等场所,后来部分被熔解铸成了纪念章等纪念物。另外一部则全部私下处理,或是由日军官兵个人收藏,或是卖给国内私人。我家中收藏的几件“定远”、“来远”军舰遗物,都属于这类。

“定远”舰建造于1881年,是亚洲国家拥有的第一艘一等铁甲舰,曾称为亚洲第一巨舰,加之曾多次访问日本、又是北洋海军的旗舰、且在甲午战争中战况颇为顽强。听到这么一艘著名军舰的肢体被拆解零卖,很多日本国内的民间人士大感兴趣。1896年,日本香川县知事小野隆助以两万多日元的巨资(当时的日元与中国银两近似等价),从威海占领军手中买得大批“定远”舰材,辗转运回日本,建成了一座个人别墅,就是今天我们去寻访的“定远”馆。

昨天从伊丹乘坐电车首先到达日本本州东南的港口城市神户,在参观完神户港博物馆,查询有关川崎神户船厂(著清末时代曾为中国建造过多艘军舰)的资料后,乘坐新干线,跨越甲午战争的伤心之地马关海峡,来到日本九州北部的古城福冈。为了避开炎热的中午,今天拂晓,萨苏先去车行开回了预先租好的马自达轿车,而后在清晨时分载着一行人驱车直往“定远”馆的所在地太宰府。

路上几位朋友的话题极为丰富,从蒙古骑兵攻上日本的遗迹,到孙中山和黑龙会的关系,乃至山口百惠不顾日本黑帮威胁,和三浦友和结婚的故事等等,老萨都能如数家珍,娓娓道来,足证博闻强记的功力。离太宰府渐近,大家的话题又集中到了“定远”馆。

萨苏提起,在一本早年间的日本刊物上曾登过一篇关于“定远”馆的典故。香川县知事小野隆助使用“定远”的舰材造起个人别墅后,没有居住多久,就将整个宅子都奉献给了附近祭祀文神的日本著名神社天满宫。

缘由是住在用中国军舰遗骨建设的房子内,小野总感心神不安,甚至在夜间仿佛听到了胶东口音的谈话声,还见到了身着北洋海军军服的人影走动。于是乎“定远”馆便成了天满宫的产物,期待置于神社的管理下,能够起到超度亡灵的效应。

在我们来之前,萨苏已经把“定远”馆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现在“定远”馆的院落内,被当作收费停车场使用,馆舍内部被天满宫租赁给了一位艺术家。我们来的日子刚好这位艺术家在外地云游,经不住老萨的铁嘴钢牙,终于同意让他的一位亲戚赶来开门。不过日本人倒也直爽,交通费和辛苦费都明开价目。

揭秘“定远”馆   在日本寻找北洋海军的遗物(三)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太宰府街头。陈悦7月25日上午9时30分摄

上午9时30分,我们到达太宰府市街,先去拜访老萨事前联络的当地观光交流科。观光科的大楼在一家专营中国长江河豚的小饭馆对面,负责人高原清满面笑容地早已迎候在路边,他身旁还特意竖着一面印有五星红旗和“欢迎”两个汉字的旗帜,日本地方对于中国游客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观光科负责人带路,穿过热闹的天满宫参道,很快便到了“定远”馆院门前。往“定远”馆的途中,老萨特别指给我看一个写有“定远馆·昭和玉手箱”字样的路牌,上面画了个精神十足的铁臂阿童木,正手持箭头引导方向。

和一路上看到的很多有关战争的遗迹相同,今天的日本努力营造和平国家的形象。与战争相关的遗迹、物品都尽量采取淡化措施。“定远”馆在当地也只成了个地名而已,其内在蕴含的历史往事仿佛被刻意不提起。

到了“定远”馆入口,这种印象进一步得到加强。用“定远”舰船壳板做成的两扇大门向里敞开,被固定成紧贴着内墙的状态,在院门外很难看出。介绍“定远”馆历史背景的展牌,也被摆放在一个很不起眼的位置,远不如印有很多卡通人物的“昭和玉手箱”(昭和宝物盒的意思)招牌夺目。

在“定远”馆馆舍入口处,就感受到了这座建筑物的不同寻常。一件底部已有虫蚀的护栏形木雕竖立在门侧,护栏的框架是典型的欧式圆雕工艺,里面装饰着两件对称的雕花件,带有明显的西式风格。萨苏兄之前得到的信息,这件木雕原先是横放在“定远”馆檐下的护栏,后来不知为何被改成了竖放,据管理员介绍这件东西就取自“定远”舰上。老萨非常好奇,这件护栏究竟是“定远”舰上哪个部位的构件,一面进行拍照、测绘等工作,一面我反复打量。护栏上的两块对称的雕花件的内容,原来竟是西式的海豚。

西方艺术品上的海豚,并不是真实世界里海豚的模样,而是一种尖牙交错、面目狰狞、身体上还有鳞甲的凶猛海兽,造型源自于古希腊神话中的描写。十九世纪以来,这样的造型主要被用在和海军有关的装饰设计上,护栏上这种与众不同的造型与日式风格的“定远”馆建筑整体格格不入,肯定是外来的物品,可以判断属于“定远”舰无疑。但是当年的军舰上什么地方用得上栏杆呢?众所周知,军舰舷外的栏杆都是金属构件,军舰内部则不会有使用栏杆的需要,最终栏杆内两片木雕的整体造型提醒了我。

海豚和卷草共同组成了一个弯曲带有弧度的构件形状,细想之下,猛地看出原来是椅子的扶手,再细看,木雕上还带有和椅面、椅背衔接的凹槽痕迹,原来是将取自“定远”舰的一把椅子拆散做成了栏杆。从细致的雕刻装饰分析,这把椅子绝不会是普通军官住舱的物品,极有可能取自舰长室之类的高级军官生活区。或许,“定远”舰舰长刘步蟾就曾在这把座椅上安坐过。

揭秘“定远”馆   在日本寻找北洋海军的遗物(三)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定远馆一角,墙上的花窗是甲午战争后从威海拆得。陈悦7月25日上午10时33分摄

带着浓浓的历史现场感走进“定远”馆,屋内的情况令人啼笑皆非。并不很大的几间房间,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玩具,从铁皮机器人到蜡笔小新再到芭比娃娃,玲琅满目,这些物品的背景则是用“定远”舰桅杆横桁做成的房梁、取自威海刘公岛某建筑物的花窗、“定远”舰舱室门改成的室内门等等。题材如此悬殊的物品,被共处一室,总觉得有世事弄人的感觉。萨苏兄介绍,这就是那位租下“定远”馆的艺术家的收藏,已经将这里当作自己藏品的展示馆和仓库,此时才终于明白为何路上所见的“定远”馆路牌上会出现阿童木的造型了。对这些收藏品视如珍宝的艺术家,因此把这个主要展览昭和时代老玩具的场地命名为“昭和玉手箱”。

仔细考察“定远”馆室内每一处建筑构件,判断是否属于“定远”舰上物品的同时,发现跟在我们身后多了一个日本中年人。此人个子不高,带着眼镜,一幅书生模样,手里捧着本新近出版的关于“定远”馆历史的书,不时看看书再看看建筑物,原来是跟着作者的介绍,照本寻古来了,不知道这位仁兄看见我们这些又是拍照又是测量,不时用中国话交谈的人会是什么感觉。

中午11时30分,考察工作基本完成,我们依依不舍告别“定远”馆。准备出院门时,不知是谁提议在用“定远”舰船壳板做成的铁门旁合影,也就在这时发现了铁门上不同寻常的地方。

两扇取材于“定远”的铁门上,都留有这艘战舰在中日黄海海战中所受的弹伤。据史料记载,身为中方司令舰的“定远”,在黄海海战中始终受日本舰队聚攻,全舰中弹达数百处,但凭着坚厚的装甲,以及将士们顽强作战的精神,始终没有露出屈色,以致日本海军中传出浩叹“‘定远’怎么这样打还不沉!”

萨苏兄第一次来到“定远”馆时,当第一次触碰这老战士的遗骨时,曾惊讶于铁门上竟有体温般的热度,为之泪流。在端详铁门上的弹孔,遥想黄海大战的壮烈时,突然发现弹孔周围都密布着铆钉眼……

如果熟悉钢铁铆钉船工艺,看到弹痕周围出现与之轮廓相契合的铆钉眼这种情况,就能很容易产生一个判断,即这些弹孔曾全部修补过。19世纪后期军舰战伤的修理方式十分简单,如遇到大块、密集的伤痕,就把整块船壳板拆卸,重新制配一块换上。如果船壳板上弹痕不多,则按照弹痕的轮廓,裁切一块形状大小相似的铁板铆到弹孔上进行遮盖修补。黄海大东沟海战后,北洋海军受伤的军舰就都按照这一方式进行过修理,后来日军俘虏“镇远”号铁甲舰时,还曾特别在各个修补部位外用白漆画框标出。

铆接修补的铁板,犹如是军舰的伤疤,而被从“定远”舰上切割走当作“定远”馆大门的两块船壳板,伤疤被揭开,残忍地展示创口。这种举动,无外乎是要展现日军的“战功”,由此回望,“定远”馆修建之初或许又不仅仅是私人住宅那么简单。有记载现实,“定远”馆的创造者小野隆助除了官面的香川县知事身份外,私下里还是日本当时一个极度反华的秘密组织――玄洋社的成员,这或许就是“定远”船壳板伤疤被揭除的原因所在了。

揭秘“定远”馆   在日本寻找北洋海军的遗物(三)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陈悦在雕花木栏前留影。萨苏7月25日上午11时14分摄

带着复杂的心情走出“定远”馆,在萨苏指引下,去了近在咫尺的一座古刹。建于1273年的光明禅寺,以寺中拥有日本最早的“枯山水”园艺造景而著名。禅寺院中景色极美,被誉为九州最美的寺院之一,当靠近参拜的殿堂后,便知道了萨苏领我们来这里的缘故。

题为“光明藏”的佛堂中央,摆着一张呈放拜觐金木盒的供桌,对着佛堂门口的桌子正面赫然刻着“定远”二字。萨苏之前拜访过光明禅寺中的僧侣,据他们说这张桌子原是“定远”舰舰长刘步蟾所用,“定远”馆的主人小野隆助从中国威海得到后,不久就送给自己的邻居光明禅寺,为做纪念特意刻上了“定远”字样。

揭秘“定远”馆   在日本寻找北洋海军的遗物(三)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光明禅寺内被锯断腿的“定远”舰办公桌。陈悦7月25日上午11时46分摄

桌子是两面都带有抽屉的欧式办公桌式样,和被肢解改成栏杆的“定远”舰座椅、被揭开了伤疤的“定远”舰船壳板一样,沦落异国后,这件中国北洋海军的遗物也被做了改造,锯去了桌腿,成了一张矮桌。
  评论这张
 
阅读(279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