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悦的博客

漫步,在海之滨

 
 
 

日志

 
 
关于我

江苏靖江人,现居山东威海。专注于海军史、甲午战争史和近代史研究,山东史学会甲午战争专业委员会委员,著有《北洋海军舰船志》、《碧血千秋》、《沉没的甲午》等,在《现代舰船》杂志辟有中国舰船史专栏。很高兴借助网易博客和各位朋友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定远”的舵轮如何被日本人改成了咖啡桌 在日本寻找北洋海军遗物(五)  

2011-04-04 10:35:08|  分类: 历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7月26日                                       礼拜一  晴

 

“定远”的舵轮如何被日本人改成了咖啡桌 在日本寻找北洋海军遗物(五)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哥拉巴公园入口处。陈悦7月26日下午2时51分摄

 

奔忙在长崎二·哥拉巴公园的舵轮咖啡桌

和在国内所获得的印象不同,今天的日本社会极尽显示和平之能事,甚至于在街头报亭,连军事类的杂志都如凤毛麟角。来日本期间,也曾在街头见过几回右翼的宣传车招摇过市,白色的车体架着高音喇叭,声嘶力竭地呼喊着“战斗吧!日本人!”一类口号,不过周围的人们几乎都视之如同怪物小丑。

“定远”舰舵轮参观之门的敲开,恰恰拜日本社会这种推行和平国家形象的气氛所赐。因担心甲午战争日军掳获的中国海军遗物让中国游客看到会伤害民族感情,哥拉巴公园和长崎观光科先后婉拒了我们的参观请求。之后萨苏一行来到长崎中国领事馆,经多方努力,缺口终于打开。

现代日本各县市都设有名为国际和平科的机构,职能略似中国各地的外办,当领事馆联系到长崎市国际和平科后,情况出现了戏剧性的转变。国际和平科将中国人要看自己国家军舰遗物的事情上升到了关乎日本和平形象的高度,随之电话哥拉巴公园,接到以国际和平名义扣下来的大帽子,公园自是不敢有丝毫怠慢,表示可以任意参观。

只是经过这番联络,我们计划中安排在长崎的时间所剩不多,下午2时49分车到哥拉巴公园山下,萨苏去寻找合适的停车位,我们一行则一路小跑向山上的公园。

哥拉巴公园最初并不是公园,而是近代长崎开埠时在山间辟出的外国人居住区,类似中国近代史上的公共租界。1863年英国商人哥拉巴首先在此修建了西式别墅,称为哥拉巴园,其后又迁入数栋洋式房屋,到了现代就天然形成一个具有西洋古风的景观,以其中最早的西洋建筑哥拉巴园为名。另外哥拉巴园第一代主人哥拉巴和一位日本女子的恋情故事,就是著名的蝴蝶夫人的原型,更使得公园成了游客在长崎必到的名胜,也是当地青年人拍摄婚纱照的热地。

今天下午,很多游客看到四位在烈日下小跑上山的中国人,不久又有一位背着背包的中国人从停车处追了上来。再过不久,在哥拉巴公园的参观入口处又会看到,园区的管理人员正郑重其事地欢迎这些中国人的到来。

在公园内穿行了没多久,管理员在一扇十分普通的小屋前停住,打开屋门示意我们进去,没有想到“定远”舰的舵轮就在这里。

小屋是园区的仓库,共有里外两间,内间堆满各种杂物,外间相对整洁,正中央就放着用“定远”舰舵轮改制的咖啡桌,挤进我们四五个人之后,再无回旋之地。因久无人来,窗户始终密闭的缘故,在炎炎夏季,小屋里闷热得如同蒸笼中一般,瞬间屋中人便全都汗流浃背。

哥拉巴公园的“定远”舵轮咖啡桌,是所有北洋海军在日本遗物中最早被国人注意到的一件。

十九世纪的军舰和现代舰船不太一样,舰上的舵轮不止一处。当时的军舰上,正常操作的是带有液压助力的小舵轮,多为八个柄,一个人便可转动。考虑到液压系统可能出现故障,或在战斗中有被打坏的风险,在液压的小舵轮之外,通常在军舰尾部露天甲板上,会装置备用舵轮。备用舵轮以可靠为最高要求,不考虑液压等“现代化”装置,直接以舵轮连接水下的舵叶来控制航向。用这样的舵轮转动舵叶非常费力,完全不是一个人能操作之事,于是露天舵轮大多是十二个柄的大型舵轮,操作手可以分列左右合力转动。遇到舰船吨位太大,两个人也无法转动时,便会设计2-4个舵轮串联的形式,可以由4-8个人合力。

七千余吨的铁甲战舰“定远”,在尾部露天也有这样的备用舵轮,是三片串联的式样。甲午黄海大战后,当时在远东观战的美国海军情报部军官沈威廉曾在“定远”舰上拍摄到一幅照片,显示露天的串联舵轮中被打碎了两片,仅剩下一个舵轮尚保存完好,这个便是今天在哥拉巴公园见到的那件。

西方海洋传统里,舵轮是被当作一艘舰船灵魂性和标志性的物品。当一艘老船生命终结毁灭后,有将她的舵轮取下,改制为咖啡桌,以作永久纪念的习惯。“定远”舰劫后余生的这件舵轮便在被日军俘虏后,改成了舵轮咖啡桌。

“定远”的舵轮如何被日本人改成了咖啡桌 在日本寻找北洋海军遗物(五)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定远”舰舵轮咖啡桌。陈悦7月26日下午3时30分摄

 

当时,为表对哥拉巴园主人英国人哥拉巴在日本近代化中所作贡献的敬意,日本海军将舵轮咖啡桌赠给了继承哥拉巴园的哥拉巴之子仓场富三郎(原名Thomas Glover,老哥拉巴后抛妻弃子返回英国,他在日本的夫人改嫁,日英混血的儿子被英国叔叔收养,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后回到日本,归入日本国籍,成了哥拉巴园的继承者。这段故事就是《蝴蝶夫人》的原型)。

2003年,山东威海港务局相关人员在日本考察时,曾发现这件舵轮的轮轴外圈刻有铭文,但未能辨识清楚。今天经仔细辨识,终于完全明了。出现在“定远”舵轮咖啡桌上的文字是1934年刚刚从总理大臣任上辞职的斋藤实所题,先是一段陈述舵轮情况的文字“长崎市仓场氏所有故清国军舰定远号舵机”,其后又有几个大字“鹏程万里由之安”。日本海军军官出身的斋藤实题写这样的字,我判断其意在说明日本海军当时“鹏程万里”的局面,是从击败以“定远”为代表的北洋海军开始的。在日本旧海军军官眼中,被改造为咖啡桌的“定远”舵轮,完全是夸耀日军战功的纪念物。

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舵轮咖啡桌拥有者――日英混血的仓场氏被日本军方监视居住。仓场氏的夫人在1943年突然亡故,仓场氏本人于美军原子弹轰炸长崎后精神崩溃自杀。今天,哥拉巴园已收归长崎市,舵轮咖啡桌成了日本政府的文化财(国家文物),据管理员说,直到20世纪70年代舵轮仍公开展出,中国某领导人参观后对此提出异议,日方遂收入仓库,从此再不示人。
  评论这张
 
阅读(1313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