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悦的博客

漫步,在海之滨

 
 
 

日志

 
 
关于我

江苏靖江人,现居山东威海。专注于海军史、甲午战争史和近代史研究,山东史学会甲午战争专业委员会委员,著有《北洋海军舰船志》、《碧血千秋》、《沉没的甲午》等,在《现代舰船》杂志辟有中国舰船史专栏。很高兴借助网易博客和各位朋友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民国军舰系列之“宁海”、“平海”  

2012-04-15 17:09:56|  分类: 历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国军舰系列之“宁海”、“平海” - 陈悦 - 陈悦的博客

 

文章节选:

 1931年2月21日开工之后,“宁海”舰的建造过程一路顺利,至9月初舰体已告基本完成。不过中日两国间的关系却危机四伏,9月18日日本陆军大举入侵中国东三省,挑起震惊中外的事变,为本就并不欢洽的中日两国关系又蒙上一层重重的阴影。播磨造船所显然不愿因为这一突发事件而影响到和中国海军的造舰合约,尽力想营造出和睦的气氛以善始善终,严格按照中国海军部提出的1931年国庆节下水的日期要求,1931年10月10日被确定为“宁海”的下水日。

在复杂的中日局势下,以及受到国内一波高过一波的反日、抵制日货浪潮的压力,显得与“宁海”这艘当时中国海军最先进军舰的身份有些不相称的是,民国政府和海军没有派出任何高级官员前往日本主持下水礼,仅仅是由新履任未久的驻日公使蒋作宾代行。国民政府和海军对在日本定造军舰这件事上表现出了谨慎的低调,对外界持冷处理态度,以免招来国内各界批评政府“亲日”、“卖国”之类的责难。尽管从邻国定造军舰的本质和结果是加强自身的国防力量,但处在中日两国之间的恩怨纠葛大背景下,如果处理不慎,也极有可能成为国内激动人士抨击政府的口实。

相反,漫步在濑户内海之畔的相生市,尚丝毫感受不到中日两国交恶的气氛。按照日本军舰下水礼的传统,播磨造船所对1000号军舰的下水仪式现场进行了精心的布置,除搭建礼台外,“宁海”舰的舰体上做了饶有趣旨的装饰,和此前民国海军各舰下水时的装扮方式完全不同,“宁海”采用了纯日式的装扮。

下水当天的“宁海”舰,主甲板上的舰桥、桅杆、飞机库都已经模样初具,全舰张挂满旗,前后桅杆顶端各飘扬着一面大号的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舰首旗杆则张挂着一面青天白日旗。在舰首前端外,装饰有一段斜桅,下方悬挂日本称为“药玉”的巨大彩球形锦囊,沿着军舰的舷侧,还有用松柏枝组成的日本称为“青叶”的波浪形装饰。

 西方的舰船下水仪式,通常由女宾担任教母,以向舰首砸香槟的方式为军舰祝福洗礼,进而工人们抽去舰体左右的撑杆,使军舰滑入水中。与此截然不同的是, 日本海军对由女性来主持军舰的下水不甚适应,以至逐渐发展出了一套具有浓浓日本特色的下水方式。即将牵连军舰的固定索留取最后一根,象征性地引至下水主席台上,称为支网。下水时,主礼人用利器将支网割断,随之工人松开真正固定军舰的滑车,而后军舰便滑向水面,同时悬挂在舰首装饰性斜桅下方的“药玉”打开,其中预先填充的五色彩纸和鸽子四散飞舞,以烘托气氛。

由于切断支网事实上具备了和西方砸香槟一样的仪式意义,为显庄重,日本海军从最初随便用刀、斧切割的形式发展,制定出了固定样式的切支网工具,最终选定的是古代传说中钺的造型。用于下水仪式的钺或为银制或镀银,左侧面有3道血槽,代表伊奘册尊、天照皇大神、伊奘诺尊,右侧面则有4道血槽,代表八幡大明神、春日大明神、丰受大明神和猿田彦大神等四天王。经由这种神器化的银钺切断支网,犹如迎接新生儿时剪断脐带,寓意下水降生的舰船受到神的赐福和庇佑。

1931年10月10日上午8时6分,播磨造船所派出的汽车早早等候在相生市那波火车站迎接参加仪式的嘉宾。至上午9时50分,包括中国公使蒋作宾以及中国驻神户总领事周玨、中国海军部总务司司长李世甲等监造人员、中国海军留学人员(在海军经理学校留学的8名),以及500余名日本的企业家、社会名流都齐聚到播磨造船所内。加之厂中的工友和闻声而动前来观望的各界人士,总计当日下水仪式会场的人员多达3000余人。

上午10时整,播磨造船所“宁海”舰建造船台前的会场上,响起了“山川壮丽,物产丰隆,炎黄世胄,东亚称雄”的中华民国国旗歌,继而再奏响日本国歌,随后全场人士向中日两国国旗行三鞠躬礼。10时5分,驻日公使蒋作宾在主席台上诵读总理遗嘱后,于10时6分宣读命名书,代表国民政府正式将眼前船台上雄伟的军舰命名为“宁海”。而后蒋作宾拿起银光闪闪的一把小钺,小心翼翼地切断系至主席台上的“宁海”下水支网。10时10分整,在乐队伴奏的音乐声中,“宁海”舰缓缓滑向相生湾海面,舰首斜桅下悬挂的“药玉”打开,五色彩纸和白色和平鸽飞散而出,一派节日气氛。当天中午,播磨造船所社长松尾忠二郎在厂中作东,宴请与会嘉宾,日方似乎努力要营造出和中国亲善的气氛,宴会开始前再度奏响中国与日本国歌。饮宴中,从松尾忠二郎开始,日方人士频频起身敬酒、祝辞,最后宴会在中华民国万岁、中国海军万岁的口号中圆满结束。


全文刊载于《现代舰船》杂志2012年5B刊。

 

  评论这张
 
阅读(116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